俞平伯 唐宋詞選釋 詞選

出自經典文庫
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

唐五代詞

敦煌曲子詞 李白 韓翃 柳氏

  • 敦煌曲子詞 菩薩蠻
    枕前發盡千般願,要休且待青山爛。水面上秤錘浮,直待黃河徹底枯。 白日參辰現,北斗回南面。休即未能休,且待三更見日頭。
  • 敦煌曲子詞 浣溪沙
    五里竿頭風欲平。長風舉棹覺船行。柔櫓不施停卻棹,是船行。 滿眼風波多熌灼,看山恰似走來迎。子細看山山不動,是船行。
  • 敦煌曲子詞 望江南
    天上月,遙望似一團銀。夜久更闌風漸緊,為奴吹散月邊雲。照見負心人。
  • 敦煌曲子詞 鵲踏枝
    叵耐靈鵲多謾語,送喜何曾有憑據。幾度飛來活捉取,鎖上金籠休共語。 比擬好心來送喜,誰知鎖我在金籠裏。欲他征夫早歸來,騰身卻放我向青雲裏。
  • 敦煌曲子詞 別仙子
    此時模樣,算來是秋天月。無一事,堪惆悵,須圓闕。穿窗牖,人寂靜,滿面蟾光如雪。照淚痕何似,兩眉雙結。 曉樓鍾動,執纖手,看看別。移銀燭,偎身泣,聲哽噎。家私事,頻付囑,上馬臨行說。長思憶,莫負少年時節。
  • 敦煌曲子詞 南歌子二首
    斜影珠簾立,情事共誰親?分明面上指痕新。羅帶同心誰綰?甚人踏裰裙?蟬鬢因何亂?金釵為甚分?紅妝垂淚憶何君?分明殿前直說,莫沉吟。
    自從君去後,無心戀別人。夢中面上指痕新。羅帶同心自綰。被蠻兒踏裰裙。蟬鬢珠簾亂,金釵舊股分。紅妝垂淚哭郎君。信是南山松柏,無心戀別人。
  • 敦煌曲子詞 拋球樂
    珠淚紛紛濕綺羅,少年公子負恩多。當初姊姊分明道,莫把真心過與他。子細思量著。淡薄知聞解好麽?
  • 李白 菩薩蠻
    平林漠漠煙如織,寒山一帶傷心碧。暝色入高樓,有人樓上愁。 玉階空佇立,宿鳥歸飛急。何處是歸程,長亭更短亭。
  • 李白 憶秦娥
    簫聲咽,秦娥夢斷秦樓月。秦樓月,年年柳色,灞陵傷別。樂遊原上清秋節,鹹陽古道音塵絕。音塵絕,西風殘照,漢家陵闕。
  • 韓翃 章臺柳
    章臺柳,章臺柳,往日依依今在否?縱使長條似舊垂,也應攀折他人手。
  • 柳氏 楊柳枝
    楊柳枝,芳菲節,可恨年年贈離別。一葉隨風忽報秋,縱使君來豈堪折。

張志和 韋應物 劉禹錫 白居易

  • 張志和 漁父
    西塞山前白鷺飛,桃花流水鱖魚肥。青篛笠,綠蓑衣,斜風細雨不須歸。
  • 韋應物 調笑令
    胡馬,胡馬,遠放燕支山下。跑沙跑雪獨嘶,東望西望路迷。迷路,迷路,邊草無窮日暮。
  • 劉禹錫 竹枝四首
    山桃紅花滿上頭,蜀江春水拍山流。花紅易衰似郎意,水流無限似儂愁。
  • 劉禹錫 竹枝四首
    瞿塘嘈嘈十二灘,此中道路古來難。長恨人心不如水,等閑平地起波瀾。
  • 劉禹錫 竹枝四首
    山上層層桃李花,雲間煙火是人家。銀釧金釵來負水,長刀短笠去燒畬。
  • 劉禹錫 竹枝四首
    楊柳青青江水平,聞郎江上唱歌聲。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情還有情。
  • 劉禹錫 浪淘沙
    日照澄洲江霧開,淘金女伴滿江隈。美人首飾王侯印,盡是沙中浪底來。
  • 白居易 竹枝
    瞿塘峽口水煙低,白帝城頭月向西。唱得竹枝聲咽處,寒猿闇鳥一時啼。
  • 白居易 望江南二首
    江南好,風景舊曾諳。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,能不憶江南?
  • 白居易 望江南二首
    江南憶,最憶是杭州。山寺月中尋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頭,何日更重遊?

溫庭筠 韓偓 皇甫松 韋莊

  • 溫庭筠 菩薩蠻
    小山重疊金明滅,鬢雲欲度香腮雪。懶起畫蛾眉,弄妝梳洗遲。 照花前後鏡,花面交相映。新帖繡羅襦,雙雙金鷓鴣。
  • 溫庭筠 菩薩蠻
    水精簾裏頗黎枕,暖香惹夢鴛鴦錦。江上柳如煙,雁飛殘月天。 藕絲秋色淺。人勝參差翦。雙鬢隔香紅,玉釵頭上風。
  • 溫庭筠 菩薩蠻
    滿宮明月梨花白,故人萬里關山隔。金雁一雙飛,淚痕沾繡衣。 小園芳草綠,家住越溪曲。楊柳色依依,燕歸君不歸。
  • 溫庭筠 菩薩蠻
    夜來皓月才當午,重簾悄悄無人語,深處麝煙長,臥時留薄妝。 當年還自惜,往事那堪憶。花落月明殘,錦衾知曉寒。
  • 溫庭筠 更漏子
    柳絲長,春雨細,花外漏聲迢遞。驚塞雁,起城烏,畫屏金鷓鴣。 香霧薄,透簾幕,惆悵謝家池閣。紅燭背,繡簾垂,夢長君不知。
  • 溫庭筠 更漏子
    玉爐香,紅蠟淚,偏照畫堂秋思。眉翠薄,鬢雲殘,夜長衾枕寒。 梧桐樹,三更雨,不道離情正苦。一葉葉,一聲聲,空階滴到明。
  • 溫庭筠 楊柳枝 織錦機邊鶯語頻
    織錦機邊鶯語頻,停梭垂淚憶征人。塞門三月猶蕭索,縱有垂楊未覺春。
  • 溫庭筠 南歌子 手裏金鸚鵡
    手裏金鸚鵡,胸前繡鳳凰。偷眼暗形相,不如從嫁與,作鴛鴦。
  • 溫庭筠 望江南
    梳洗罷,獨倚望江樓。過盡千帆皆不是,斜暉脈脈水悠悠,腸斷白蘋洲。
  • 韓偓 生查子
    侍女動妝奩,故故驚人睡,那知本未眠,背面偷垂淚。懶卸鳳凰釵,羞入鴛鴦被。時複見殘燈,和煙墜金穗。
  • 皇甫松 浪淘沙
    灘頭細草接疏林,浪惡罾船半欲沉。宿鷺眠鷗飛舊浦,去年沙嘴是江心。
  • 皇甫松 望江南
    蘭燼落,屏上暗紅蕉。閑夢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蕭蕭,人語驛邊橋。
  • 皇甫松 望江南
    樓上寢,殘月下簾旌。夢見秣陵惆悵事,桃花柳絮滿江城,雙髻坐吹笙。
  • 皇甫松 采蓮子
    菡萏香連十頃陂舉棹,小姑貪戲采蓮遲年少。晚來弄水船頭濕舉棹,更脫紅裙裹鴨兒年少。
  • 皇甫松 采蓮子
    船動湖光灩灩秋舉棹,貪看年少信船流年少。無端隔水拋蓮子舉棹,遙被人知半日羞年少。
  • 韋莊 浣溪沙
    惆悵夢餘山月斜,孤燈照壁背窗紗。小樓高閣謝娘家。暗想玉容何所似?一枝春雪凍梅花,滿身香霧簇朝霞。
  • 韋莊 浣溪沙
    夜夜相思更漏殘,傷心明月憑闌干。想君思我錦衾寒。咫尺畫堂深似海,憶來唯把舊書看,幾時攜手入長安?
  • 韋莊 思帝鄉
    春日遊,杏花吹滿頭。陌上誰家年少,足風流。妾擬將身嫁與,一生休。縱被無情棄,不能羞。
  • 韋莊 女冠子
    四月十七,正是去年今日,別君時,忍淚佯低麵,含羞半斂眉。不知魂已斷,空有夢相隨。除卻天邊月,沒人知。
  • 韋莊 菩薩蠻
    紅樓別夜堪惆悵,香燈半卷流蘇帳。殘月出門時,美人和淚辭。琵琶金翠羽,絃上黃鶯語。勸我早歸家,綠窗人似花。
  • 韋莊 菩薩蠻
    人人盡說江南好,遊人只合江南老。春水碧於天,畫船聽雨眠。爐邊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。未老莫還鄉,還鄉須斷腸。
  • 韋莊 菩薩蠻
    洛陽城裏春光好,洛陽才子他鄉老。柳暗魏王堤,此時心轉迷。桃花春水淥,水上鴛鴦浴。凝恨對殘暉,憶君君不知。

薛昭蘊 張泌 李存勖 牛希濟 歐陽炯 顧夐

  • 薛昭蘊 浣溪沙
    紅蓼渡頭秋正雨,印沙鷗跡自成行,整鬟飄袖野風香。不語含嚬深浦裏,幾回愁煞棹船郎,燕歸帆盡水茫茫。
  • 薛昭蘊 浣溪沙
    粉上依稀有淚痕,郡庭花落欲黃昏,遠情深恨與誰論。記得去年寒食節,延秋門外卓金輪,日斜人散暗消魂。
  • 薛昭蘊 浣溪沙
    粉上依稀有淚痕,郡庭花落欲黃昏,遠情深恨與誰論。記得去年寒食節,延秋門外卓金輪,日斜人散暗消魂。
  • 張泌 浣溪沙
    馬上凝情憶舊遊,照花淹竹小溪流,鈿箏羅幕玉搔頭。早是出門長帶月,可堪分袂又經秋,晚風斜日不勝愁。
  • 張泌 胡蝶兒
    胡蝶兒,晚春時。阿嬌初著淡黃衣,倚窗學畫伊。還似花間見,雙雙對對飛。無端和淚濕燕脂,惹教雙翅垂。
  • 李存勖 一葉落
    一葉落,褰朱箔,此時景物正蕭索。畫樓月影寒,西風吹羅幕;吹羅幕,往事思量著。
  • 李存勖 憶仙姿
    曾宴桃源深洞,一曲清歌舞鳳。長記別伊時,和淚出門相送。如夢,如夢,殘月落花煙重。
  • 牛希濟 生查子
    春山煙欲收,天淡稀星小。殘月臉邊明,別淚臨清曉。語已多,情未了,回首猶重道。記得綠羅裙,處處憐芳草。
  • 歐陽炯 南鄉子
    畫舸停橈,槿花籬外竹橫橋。水上遊人沙上女,回顧,笑指芭蕉林裏住。
  • 歐陽炯 南鄉子
    岸遠沙平,日斜歸路晚霞明。孔雀自憐金翠尾,臨水,認得行人驚不起。
  • 歐陽炯 南鄉子
    路入南中,桄榔葉暗蓼花紅。兩岸人家微雨後,收紅豆,樹底纖纖擡素手。
  • 歐陽炯 江城子
    晚日金陵岸草平,落霞明,水無情。六代繁華,暗逐逝波聲。空有姑蘇臺上月,如西子鏡,照江城。
  • 顧夐 訴衷情
    永夜拋人何處去,絕來音。香閣掩,眉斂,月將沉。爭忍不相尋。怨孤衾。換我心,為你心,始知相憶深。

李珣 孫光憲

  • 李珣 南鄉子
    乘彩舫,過蓮塘,棹歌驚起睡鴛鴦。帶香遊女偎伴笑,爭窈窕,競折團荷遮晚照。
  • 李珣 南鄉子
    漁市散,渡船稀,越南雲樹望中微。行客待潮天欲暮,迷春浦,愁聽猩猩啼瘴雨。
  • 李珣 南鄉子
    相見處,晚晴天,刺桐花下越臺前。暗裏回眸深屬意,遺雙翠。騎象背人先過水。
  • 李珣 南鄉子
    雲髻重,葛衣輕,見人微笑亦多情。拾翠采珠能幾許,來還去,爭及村居織機女。
  • 李珣 南鄉子
    山果熟,水花香,家家風景有池塘。木蘭舟上珠簾卷,歌聲遠,椰子酒傾鸚鵡醆。
  • 孫光憲 浣溪沙
    蓼岸風多橘柚香,江邊一望楚天長,片帆煙際閃孤光。目送征鴻飛杳杳,思隨流水去茫茫,蘭紅波碧憶瀟湘。
  • 孫光憲 菩薩蠻
    木棉花映叢祠小,越禽聲裏春光曉。銅鼓與蠻歌,南人祈賽多。客帆風正急,茜袖偎牆立。極浦幾回頭,煙波無限愁。
  • 孫光憲 竹枝
    門前春水竹枝白花女兒,岸上無人竹枝小艇斜女兒。商女經過竹枝江欲暮女兒,散拋殘食竹枝飼神鴉女兒。

馮延巳 李璟 李煜

  • 馮延巳 采桑子
    小堂深靜無人到,滿院春風,惆悵牆東,一樹櫻桃帶雨紅。愁心似醉兼如病,欲語還慵。日暮疏鍾,雙燕歸棲畫閣中。
  • 馮延巳 采桑子
    花前失卻遊春侶,極目尋芳,滿眼悲涼,縱有笙歌亦斷腸。林間戲蝶簾間燕,各自雙雙;忍更思量,綠樹青苔半夕陽。
  • 馮延巳 清平樂
    雨晴煙晚,淥水新池滿。雙燕飛來垂柳院,小閣畫簾高卷。黃昏獨倚朱闌,西南新月眉彎。砌下落花風起,羅衣特地春寒。
  • 馮延巳 蝶戀花
    誰道閒情拋棄久,每到春來,惆悵還依舊。日日花前常病酒,不辭鏡裏朱顏瘦。 河畔青蕪堤上柳,為問新愁,何事年年有。獨立小橋風滿袖,平林新月人歸後。
  • 馮延巳 蝶戀花
    窗外寒雞天欲曙,香印成灰,坐起渾無緒。庭際高梧凝宿霧,卷簾雙鵲驚飛去。屏上羅衣閑繡縷,一餉關情,憶遍江南路。夜夜夢魂休謾語,已知前事無尋處。
  • 馮延巳 蝶戀花
    蕭索清秋珠淚墜,枕簟微涼,展轉渾無寐,殘酒欲醒中夜起,月明如練天如水。階下寒聲啼絡緯,庭樹金風,悄悄重門閉。可惜舊歡攜手地,思量一夕成憔悴。
  • 馮延巳 蝶戀花
    幾日行雲何處去,忘卻歸來,不道春將暮。百草千花寒食路,香車繫在誰家樹。淚眼倚樓頻獨語。雙燕來時,陌上相逢否?撩亂春愁如柳絮,悠悠夢裏無尋處。
  • 馮延巳 謁金門
    風乍起,吹縐一池春水。閑引鴛鴦香徑裏,手挼紅杏蕊。鬥鴨闌干獨倚,碧玉搔頭斜墜。終日望君君不至,舉頭聞鵲喜。
  • 馮延巳 長命女
    春日宴,綠酒一杯歌一遍,再拜陳三願:一願郎君千歲,二願妾身常健,三願如同梁上燕,歲歲長相見。
  • 李璟 山花子
    手卷真珠上玉鉤,依前春恨鎖重樓。風裏落花誰是主,思悠悠。青鳥不傳雲外信,丁香空結雨中愁,回首綠波三峽暮,接天流。
  • 李璟 山花子
    菡萏香銷翠葉殘,西風愁起綠波間。還與韶光共憔悴,不堪看。細雨夢回雞塞遠,小樓吹徹玉笙寒。多少淚珠何限恨,倚闌干。
  • 李煜 長相思
    雲一緺,玉一梭,淡淡衫兒薄薄羅,輕顰雙黛螺。秋風多,雨如和,簾外芭蕉三兩窠,夜長人奈何。
  • 李煜 搗練子令
    深院靜,小庭空,斷續寒砧斷續風。無奈夜長人不寐,數聲和月到簾櫳。
  • 李煜 望江南
    多少恨,昨夜夢魂中。還似舊時遊上苑,車如流水馬如龍,花月正春風。
  • 李煜 相見歡
    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。胭脂淚,相留醉,幾時重,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。
  • 李煜 相見歡
    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,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。
  • 李煜 菩薩蠻
    人生愁恨何能免,消魂獨我情無限。故國夢重歸,覺來雙淚垂。高樓誰與上,長記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還如一夢中。
  • 李煜 清平樂
    別來春半,觸目愁腸斷。砌下落梅如雪亂,拂了一身還滿。雁來音信無憑,路遙歸夢難成。離恨卻如春草,更行更遠還生。
  • 李煜 浪淘沙
    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羅衾不耐五更寒。夢裏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獨自暮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  • 李煜 浪淘沙
    往事只堪哀,對景難排。秋風庭院蘚侵階。一桁珠簾閒不卷,終日誰來。金劍已沉埋,壯氣蒿萊。晚涼天淨月華開,想得玉樓瑤殿影,空照秦淮。
  • 李煜 虞美人
    風回小院庭蕪綠,柳眼春相續。憑闌半日獨無言,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。笙歌未散尊罍在,池面冰初解。燭明香暗畫樓深,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。
  • 李煜 虞美人
    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闌玉砌應猶在,隻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  • 李煜 蝶戀花
    蝶戀花 遙夜亭皋閑信步,才過清明,漸覺傷春暮。數點雨聲風約住,朦朧淡月雲來去。桃李依依春暗度。誰在秋千,笑裏輕輕語。一片芳心千萬緒,人間沒個安排處。

宋詞之一

王觀 范仲淹 張先

  • 王觀 卜算子
    水是眼波橫,山是眉峰聚。欲問行人去那邊,眉眼盈盈處。才始送春歸,又送君歸去。若到江南趕上春,千萬和春住。
  • 范仲淹 蘇幕遮
    碧雲天,黃葉地,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。山映斜陽天接水,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。黯鄉魂,追旅思,夜夜除非,好夢留人睡。明月樓高休獨倚,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。
  • 范仲淹 漁家傲
    塞下秋來風景異,衡陽雁去無留意。四面邊聲連角起,千嶂裏,長煙落日孤城閉。 濁酒一杯家萬里,燕然未勒歸無計。羌管悠悠霜滿地,人不寐,將軍白髮征夫淚。
  • 張先 木蘭花 乙卯吳興寒食
    龍頭舴艋吳兒競。筍柱鞦韆遊女竝。芳洲拾翠暮忘歸,秀野踏青來不定。 行雲去後遙山暝。已放笙歌池院靜。中庭月色正清明,無數楊花過無影。
  • 張先 青門引
    乍暖還輕冷,風雨晚來方定。庭軒寂寞近清明,殘花中酒,又是去年病。 樓頭畫角風吹醒,入夜重門靜。那堪更被明月,隔牆送過秋千影。乍暖還輕冷,風雨晚來方定。庭軒寂寞近清明,殘花中酒,又是去年病。 樓頭畫角風吹醒,入夜重門靜。那堪更被明月,隔牆送過秋千影。

晏殊 柳永 宋祁

  • 晏殊 浣溪沙
    一曲新詞酒一杯,去年天氣舊亭台,夕陽西下幾時回。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。小園香徑獨徘徊。
  • 晏殊 蝶戀花
    檻菊愁煙蘭泣露,羅幕輕寒,燕子雙飛去。明月不諳離恨苦,斜光到曉穿朱戶。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。欲寄彩箋無尺素,山長水闊知何處。
  • 柳永 雨霖鈴
    寒蟬淒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都門帳飲無緒,方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咽。念去去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冷落清秋節。今宵酒醒何處,楊柳岸曉風殘月。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。
  • 柳永 八聲甘州
   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漸霜風淒緊,關河冷落,殘照當樓。是處紅衰綠減,苒苒物華休。惟有長江水,無語東流。不忍登高臨遠,望故鄉渺邈,歸思難收。歎年來蹤跡,何事苦淹留。想佳人妝樓長望,誤幾回天際識歸舟。爭知我倚闌干處,正恁凝愁。
  • 柳永 玉蝴蝶
    望處雨收雲斷,憑闌悄悄,目送秋光。晚景蕭疏,堪動宋玉悲涼。水風輕蘋花漸老,月露冷梧葉飄黃。遣情傷,故人何在,煙水茫茫。難忘,文期酒會,幾辜風月,屢變星霜。海闊山遙,未知何處是瀟湘。念雙燕難憑遠信,指暮天空識歸航。黯相望,斷鴻聲裏,立盡斜陽。
  • 宋祁 玉樓春 春景
    東城漸覺風光好,縠皺波紋迎客棹。綠楊煙外曉寒輕,紅杏枝頭春意鬧。浮生長恨歡娛少,肯愛千金輕一笑。為君持酒勸斜陽,且向花間留晚照。

歐陽修 王安石 晏幾道

  • 歐陽修 踏莎行
    候館梅殘,溪橋柳細,草薰風暖搖征轡。離愁漸遠漸無窮,迢迢不斷如春水。寸寸柔腸,盈盈粉淚,樓高莫近危欄倚。平蕪盡處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
  • 歐陽修 玉樓春
    去時梅萼初凝粉,不覺小桃風力損。梨花最晚又凋零,何事歸期無定準。 欄干倚遍重來憑,淚粉偷將紅袖印。蜘蛛喜鵲誤人多,似此無憑安足信。
  • 歐陽修 蝶戀花
    庭院深深深幾許,楊柳堆煙,簾幕無重數。玉勒雕鞍遊冶處,樓高不見章臺路。雨橫風狂三月暮,門掩黃昏,無計留春住。淚眼問花花不語,亂紅飛過秋千去。
  • 歐陽修 訴衷情
    清晨簾幕卷輕霜,呵手試梅妝,都緣自有離恨,故畫作遠山長。思往事,惜流芳,易成傷。擬歌先斂,欲笑還顰,最斷人腸。
  • 歐陽修 生查子
    去年元夜時,花市燈如晝;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後。今年元夜時,月與燈依舊。不見去年人,淚滿春衫袖。
  • 歐陽修 臨江仙
    柳外輕雷池上雨,雨聲滴碎荷聲。小樓西角斷虹明,欄干倚處,待得月華生。燕子飛來窺畫棟,玉鉤垂下簾旌。涼波不動簟紋平,水精雙枕,傍有墮釵橫。
  • 王安石 桂枝香
    登臨送目,正故國晚秋,天氣初肅。千里澄江似練,翠峰如簇。征帆去棹殘陽裏,背西風酒旗斜矗。彩舟雲淡,星河鷺起,畫圖難足。 念往昔豪華競逐,歎門外樓頭,悲恨相續。千古憑高對此,漫嗟榮辱。六朝舊事隨流水,但寒煙衰草凝綠。至今商女,時時猶唱,後庭遺曲。
  • 晏幾道 臨江仙
    夢後樓臺高鎖,酒醒簾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卻來時,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。記得小蘋初見,兩重心字羅衣。琵琶弦上說相思。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雲歸。
  • 晏幾道 蝶戀花
    醉別西樓醒不記,春夢秋雲,聚散真容易。斜月半窗還少睡,畫屏閑展吳山翠。衣上酒痕詩裏字,點點行行,總是淒涼意。紅燭自憐無好計,夜寒空替人垂淚。
  • 晏幾道 鷓鴣天
    彩袖殷勤捧玉鍾,當年拚卻醉顏紅。舞低楊柳樓心月,歌盡桃花扇影風。從別後,憶相逢,幾回魂夢與君同。今宵賸把銀照,猶恐相逢是夢中。
  • 晏幾道 少年遊
    離多最是,東西流水,終解兩相逢。淺情終似,行雲無定,猶到夢魂中。可憐人意,薄於雲水,佳會更難重。細想從來,斷腸多處,不與者番同。

蘇軾

  • 蘇軾 昭君怨
    誰作桓伊三弄,驚破綠窗幽夢。新月與愁煙,滿江天。欲去又還不去,明日落花飛絮。飛絮送行舟,水東流。
  • 蘇軾 醉落魄
    輕雲微月,二更酒醒船初發。孤城回望蒼煙合。記得歌時,不記歸時節。巾偏扇墜藤床滑,覺來幽夢無人說。此生飄蕩何時歇。家在西南,常作東南別。
  • 蘇軾 南鄉子 送述古
    回首亂山橫,不見居人只見城。誰似臨平山上塔,亭亭,迎客西來送客行。歸路晚風清,一枕初寒夢不成。今夜殘燈斜照處,熒熒,秋雨晴時淚不晴。
  • 蘇軾 蝶戀花 密州上元
    燈火錢塘三五夜,明月如霜,照見人如畫。帳底吹笙香吐麝,更無一點塵隨馬。寂寞山城人老也,擊鼓吹簫,卻入農桑社。火冷燈稀霜露下,昏昏雪意雲垂野。
  • 蘇軾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
    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
  • 蘇軾 江城子 密州出獵
    老夫聊發少年狂,左牽黃,右擎蒼,錦帽貂裘,千騎卷平岡。為報傾城隨太守,親射虎,看孫郎。酒酣胸膽尚開張,鬢微霜,又何妨。持節雲中,何日遣馮唐。會挽雕弓如滿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  • 蘇軾 水調歌頭
   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,大醉作此篇,兼懷子由。 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。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。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。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
  • 蘇軾 浣溪沙
    旋抹紅妝看使君,三三五五棘籬門,相排踏破蒨羅裙。老幼扶攜收麥社,烏鳶翔舞賽神村,道逢醉叟臥黃昏。
  • 蘇軾 浣溪沙
    麻葉層層檾葉光,誰家煮繭一村香,隔籬嬌語絡絲娘。垂白杖藜抬醉眼,捋青搗麨軟饑腸。問言豆葉幾時黃?
  • 蘇軾 浣溪沙
    簌簌衣巾落棗花,村南村北響繅車。牛衣古柳賣黃瓜。 酒困路長惟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。敲門試問野人家。
  • 蘇軾 浣溪沙
    軟草平莎過雨新,輕沙走馬路無塵,何時收拾耦耕身。日暖桑麻光似潑,風來蒿艾氣如薰,使君元是此中人。
  • 蘇軾 浣溪沙
    遊蘄水清泉寺。寺臨蘭溪,溪水西流。 山下蘭芽短浸溪,松間沙路淨無泥,蕭蕭暮雨子規啼。誰道人生無再少,門前流水尚能西,休將白髮唱黃雞。
  • 蘇軾 洞仙歌
    余七歲時,見眉州老尼,姓朱,忘其名,年九十餘,自言嘗隨其師入蜀主孟昶宮中。一日大熱,蜀主與花蕊夫人夜納涼摩訶池上,作一詞,朱具能記之。今四十年,朱已死久矣,人無知此詞者,但記其首兩句,暇日尋味,豈《洞仙歌令》乎?乃為足之云。 冰肌玉骨,自清涼無汗。水殿風來暗香滿。繡簾開,一點明月窺人;人未寢,欹枕釵橫鬢亂。起來攜素手,庭戶無聲,時見疏星渡河漢,試問夜如何?夜已三更,金波淡,玉繩低轉。但屈指西風幾時來,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。
  • 蘇軾 念奴嬌 赤壁懷古
    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故壘西邊,人道是,三國周郎赤壁。亂石崩雲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傑。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。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。故國神遊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發,人間如夢,一樽還酹江月。
  • 蘇軾 臨江仙
    夜飲東坡醒複醉,歸來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鳴,敲門都不應,倚杖聽江聲。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。夜闌風靜縠紋平,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餘生。
  • 蘇軾 卜算子
    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誰見幽人獨往來,縹緲孤鴻影。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  • 蘇軾 一叢花 初春病起
    今年春淺臘侵年,冰雪破春妍。東風有信無人見,露微意柳際花邊。寒夜縱長,孤衾易暖,鍾鼓漸清圓。朝來初日半銜山,樓閣淡疏煙。遊人便作尋芳計,小桃杏應已爭先。衰病少悰,疏慵自放,惟愛日高眠。
  • 蘇軾 賀新郎
    乳燕飛華屋,悄無人槐陰轉午,晚涼新浴。手弄生綃白團扇,扇手一時似玉。漸困倚孤眠清熟。簾外誰來推繡戶,枉教人夢斷瑤臺曲,又卻是,風敲竹。 石榴半吐紅巾蹙。待浮花浪蕊都盡,伴君幽獨。穠豔一枝細看取,芳意千重似束。又恐被秋風驚綠。若待得君來向此,花前對酒不忍觸。共粉淚,兩簌簌。
  • 蘇軾 蝶戀花
    花褪殘紅青杏小,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牆裏秋千牆外道,牆外行人,牆裏佳人笑。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
李之儀 黃庭堅 秦觀

  • 李之儀 卜算子
    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,日日思君不見君,共飲長江水。此水幾時休,此恨何時已。只願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。
  • 黃庭堅 清平樂
    春歸何處?寂寞無行路。若有人知春去處,喚取歸來同住。春無蹤跡誰知,除非問取黃鸝,百囀無人能解,因風飛過薔薇。
  • 秦觀 望海潮
    梅英疏淡,冰凘溶泄,東風暗換年華,金谷俊遊,銅駝巷陌,新晴細履平沙。長記誤隨車。正絮翻蝶舞,芳思交加。柳下桃蹊,亂分春色到人家。 西園夜飲鳴笳,有華燈礙月,飛蓋妨花。蘭苑未空,行人漸老,重來是事堪嗟。煙暝酒旗斜。但倚樓極目,時見棲鴉。無奈歸心,暗隨流水到天涯。
  • 秦觀 滿庭芳
    山抹微雲,天黏衰草,畫角聲斷譙門。暫停征棹,聊共引離尊。多少蓬萊舊事,空回首煙靄紛紛。斜陽外,寒鴉數點,流水繞孤村。銷魂,當此際,香囊暗解,羅帶輕分。謾贏得青樓薄幸名存。此去何時見也,襟袖上空惹啼痕。傷情處,高城望斷,燈火已黃昏。
  • 秦觀 鵲橋仙
    纖雲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度。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。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
  • 秦觀 蝶戀花
    曉日窺軒雙燕語,似與佳人,共惜春將暮。屈指豔陽都幾許,可無時霎閑風雨。流水落花無問處,只有飛雲,冉冉來還去。持酒勸雲雲且住,憑君礙斷春歸路。
  • 秦觀 如夢令
    遙夜沉沉如水,風緊驛亭深閉。夢破鼠窺燈,霜送曉寒侵被。無寐,無寐,門外馬嘶人起。
  • 秦觀 南歌子
    香墨彎彎畫,燕脂淡淡勻,揉藍衫子杏黃裙,獨倚玉闌無語,點檀唇。人去空流水,花飛半掩門。亂山何處覓行雲,又是一鉤新月,照黃昏。
  • 秦觀 浣溪沙
    漠漠輕寒上小樓,曉陰無賴似窮秋,淡煙流水畫屏幽。自在飛花輕若夢,無邊絲雨細如愁,寶簾閑掛小銀鉤。
  • 秦觀 踏莎行
    霧失樓臺,月迷津渡,桃源望斷無尋處。可堪孤館閉春寒,杜鵑聲裏斜陽暮。驛寄梅花,魚傳尺素,砌成此恨無重數。郴江幸自繞郴山,為誰流下瀟湘去。

賀鑄 周邦彥 陳克

  • 賀鑄 鷓鴣天
    重過閶門萬事非,同來何事不同歸。梧桐半死清霜後,頭白鴛鴦失伴飛。原上草,露初晞。舊棲新壟兩依依。空床臥聽南窗雨,誰複挑燈夜補衣。
  • 賀鑄 踏莎行
    楊柳回塘,鴛鴦別浦,綠萍漲斷蓮舟路。斷無蜂蝶慕幽香,紅衣脫盡芳心苦。返照迎潮,行雲帶雨,依依似與騷人語。當年不肯嫁春風,無端卻被秋風誤。
  • 賀鑄 浣溪沙
    閑把琵琶舊譜尋,四弦聲怨卻沉吟。燕飛人靜畫堂深。欹枕有時成雨夢,隔簾無處說春心。一從燈夜到如今。
  • 賀鑄 浣溪沙
    秋水斜陽演漾金,遠山隱隱隔平林。幾家村落幾聲砧。記得西樓凝醉眼,昔年風物似如今。只無人與共登臨。
  • 周邦彥 浣溪沙
    樓上晴天碧四垂,樓前芳草接天涯,勸君莫上最高梯。新筍已成堂下竹,落花都上燕巢泥,忍聽林表杜鵑啼。
  • 周邦彥 蘇幕遮
    燎沉香,消溽暑。鳥雀呼晴,侵曉窺簷語。葉上初陽乾宿雨,水面清圓,一一風荷舉。故鄉遙,何日去,家住吳門,久作長安旅。五月漁郎相憶否?小楫輕舟,夢入芙蓉浦。
  • 周邦彥 玉樓春
    桃溪不作從容住,秋藕絕來無續處。當時相候赤欄橋,今日獨尋黃葉路。煙中列岫青無數,雁背夕陽紅欲暮。人如風後入江雲,情似雨餘黏地絮。
  • 周邦彥 蝶戀花
    月皎驚烏棲不定,更漏將殘,轆轤牽金井。喚起兩眸清炯炯,淚花落枕紅綿冷。執手霜風吹鬢影,去意徊徨,別語愁難聽。樓上闌干橫斗柄。露寒人遠雞相應。
  • 周邦彥 六醜
    正單衣試酒,悵客裏光陰虛擲。願春暫留,春歸如過翼,一去無跡。為問家何在,夜來風雨,葬楚宮傾國。釵鈿墮處遺香澤。亂點桃蹊,輕翻柳陌,多情為誰追惜;但蜂媒蝶使,時叩窗隔。 東園岑寂,漸蒙籠暗碧。靜繞珍叢底,成歎息。長條故惹行客,似牽衣待話,別情無極。殘英小,強簪巾幘。終不似一朵釵頭顫嫋,向人欹側。漂流處莫趁潮汐,恐斷紅尚有相思字,何由見得。
  • 周邦彥 蘭陵王
    柳陰直,煙裏絲絲弄碧。隋堤上,曾見幾番,拂水飄綿送行色。登臨望故國,誰識京華倦客。長亭路,年去歲來,應折柔條過千尺。閑尋舊蹤跡,又酒趁哀弦,燈照離席,梨花榆火催寒食。愁一箭風快,半篙波暖,回頭迢遞便數驛,望人在天北。 淒惻,恨堆積。漸別浦縈回,津堠岑寂,斜陽冉冉春無極。念月榭攜手,露橋聞笛。沉思前事,似夢裏,淚暗滴。
  • 周邦彥 滿庭芳
    風老鶯雛,雨肥梅子,午陰嘉樹清圓。地卑山近,衣潤費爐煙。人靜烏鳶自樂,小橋外新淥濺濺。憑欄久,黃蘆苦竹,擬泛九江船。年年,如社燕,飄流瀚海,來寄修椽。且莫思身外,長近尊前。憔悴江南倦客,不堪聽急管繁弦。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我醉時眠。
  • 周邦彥 夜飛鵲
    河橋送人處,良夜何其?斜月遠墮餘輝。銅盤燭淚已流盡,霏霏涼露沾衣。相將散離會,探風前津鼓,樹杪參旗。花驄會意,縱揚鞭亦自行遲。迢遞路回清野,人語漸無聞,空帶愁歸。何意重經前地,遺鈿不見,斜徑都迷。兔葵燕麥,向殘陽影與人齊,但徘徊班草,欷歔酹酒,極望天西。
  • 周邦彥 齊天樂
    綠蕪凋盡臺城路,殊鄉又逢秋晚。暮雨生寒,鳴蛩勸織,深閣時聞裁剪。雲窗靜掩。嘆重拂羅裀,頓疏花簟。尚有綀囊,露螢清夜照書卷。 荊江留滯最久,故人相望處,離思何限。渭水西風,長安亂葉,空憶詩情宛轉。憑高眺遠。正玉液新篘,蟹螯初薦。醉倒山翁,但愁斜照斂。
  • 陳克 謁金門
    愁脈脈,目斷江南江北。煙樹重重芳信隔,小樓山幾尺。 細草孤雲斜日,一向弄晴天色。簾外落花飛不得,東風無氣力。

李清照

  • 李清照 如夢令
    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。試問卷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。知否?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。
  • 李清照 浣溪沙
    淡蕩春光寒食天,玉爐沉水裊殘煙。夢回山枕隱花鈿。海燕未來人鬥草,江梅已過柳生綿。黃昏疏雨濕秋千。
  • 李清照 浣溪沙
    髻子傷春懶更梳,晚風庭院落梅初,淡雲來往月疏疏。玉鴨熏爐閑瑞腦,朱櫻斗帳掩流蘇,通犀還解辟寒無?
  • 李清照 一翦梅
    紅藕香殘玉簟秋,輕解羅裳,獨上蘭舟。雲中誰寄錦書來,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。花自飄零水自流,一種相思,兩處閑愁。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
  • 李清照 醉花陰
    薄霧濃雲愁永晝,瑞腦消金獸。佳節又重陽,玉枕紗廚,半夜涼初透。東籬把酒黃昏後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。
  • 李清照 鳳凰臺上憶吹簫
    香冷金猊,被翻紅浪,起來慵自梳頭。任寶奩塵滿,日上簾鉤。生怕離懷別苦,多少事欲說還休。新來瘦,非關病酒,不是悲秋。休休,這回去也,千萬遍陽關,也只難留。念武陵人遠,煙鎖秦樓。惟有樓前流水,應念我終日凝眸;凝眸處,從今又添,一段新愁。
  • 李清照 念奴嬌
    蕭條庭院,又斜風細雨,重門須閉。寵柳嬌花寒食近,種種惱人天氣。險韻詩成,扶頭酒醒,別是閑滋味。征鴻過盡,萬千心事難寄。樓上幾日春寒,簾垂四面,玉闌干慵倚。被冷香消新夢覺,不許愁人不起。清露晨流,新桐初引,多少遊春意。日高煙斂,更看今日晴未?
  • 李清照 攤破浣溪沙
    病起蕭蕭兩鬢華,臥看殘月上窗紗。豆蔻連梢煎熟水,莫分茶。枕上詩書閑處好,門前風景雨來佳。終日向人多醖藉,木犀花。
  • 李清照 菩薩蠻
    風柔日薄春猶早,夾衫乍著心情好。睡起覺微寒,梅花鬢上殘。故鄉何處是,忘了除非醉。沉水臥時燒,香消酒未消。
  • 李清照 南歌子
    天上星河轉,人間簾幕垂。涼生枕簟淚痕滋,起解羅衣,聊問夜何其。翠貼蓮蓬小,金銷藕葉稀。舊時天氣舊時衣,只有情懷,不似舊家時。
  • 李清照 永遇樂
    落日鎔金,暮雲合璧,人在何處。染柳煙濃,吹梅笛怨,春意知幾許。元宵佳節,融和天氣,次第豈無風雨。來相召、香車寶馬,謝他酒朋詩侶。 中州盛日,閨門多暇,記得偏重三五。鋪翠冠兒,撚金雪柳,簇帶爭濟楚。如今憔悴,風鬟霜鬢,怕見夜間出去。不如向、簾兒底下,聽人笑語。
  • 李清照 聲聲慢
    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,乍暖還寒時候,最難將息。三杯兩盞淡酒,怎敵他曉來風急。雁過也,正傷心,卻是舊時相識。滿地黃花堆積,憔悴損如今,有誰堪摘。守著窗兒獨自,怎生得黑。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點點滴滴。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。
  • 李清照 武陵春
    風住塵香花已盡,日晚倦梳頭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語淚先流。 聞說雙溪春尚好,也擬泛輕舟,只恐雙溪舴艋舟,載不動,許多愁。

蔡伸 曹組 朱淑真 佚名

  • 蔡伸 長相思
    村姑兒,紅袖衣,初發黃梅插稻時,雙雙女伴隨。長歌詩,短歌詩,歌裏真情恨別離,休言伊不知。
  • 曹組 卜算子 蘭
    松竹翠蘿寒,遲日江山暮。幽徑無人獨自芳,此恨憑誰訴。似共梅花語。尚有尋芳侶。著意聞時不肯香,香在無心處。
  • 曹組 品令
    乍寂寞。簾櫳靜,夜久寒生羅幕。窗兒外有個梧桐樹,早一葉兩葉落。獨倚屏山欲寐,月轉驚飛烏鵲。促織兒聲響雖不大,敢教賢睡不著。
  • 朱淑真 減字木蘭花
    獨行獨坐,獨倡獨酬還獨臥。佇立傷神,無奈輕寒著摸人。此情誰見,淚洗殘妝無一半。愁病相仍,剔盡寒燈夢不成。
  • 朱淑真 清平樂
    惱煙撩露,留我須臾住。攜手藕花湖上路,一霎黃梅細雨。嬌癡不怕人猜,隨群暫遣愁懷。最是分攜時候,歸來懶傍妝臺。
  • 朱淑真 清平樂
    風光緊急,三月俄三十。擬欲留連計無及,綠野煙愁露泣。倩誰寄語春宵,城頭畫鼓輕敲。繾綣臨歧囑付,來年早到梅梢。
  • 佚名 御街行
    霜風漸緊寒侵被,聽孤雁,聲嘹唳,一聲聲送一聲悲。雲淡碧天如水。披衣告語:雁兒略住,聽我些兒事。塔兒南畔,城兒裏,第三個,橋兒外,瀕河西岸小紅樓,門外梧桐雕砌,請教且與低聲飛過,那裏有人人無寐。

宋詞之二

岳飛 葉夢得 朱敦儒 陳與義

  • 岳飛 滿江紅
    怒髮衝冠,憑欄處、瀟瀟雨歇。擡望眼,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。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雲和月。莫等閒、白了少年頭,空悲切。 靖康恥,猶未雪。臣子恨,何時滅!駕長車,踏破賀蘭山缺。壯志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。待從頭、收拾舊山河,朝天闕。
  • 葉夢得 八聲甘州 壽陽樓八公山作
    故都迷岸草,望長淮、依然繞孤城。想烏衣年少,芝蘭秀髮,戈戟雲橫。坐看驕兵南渡,沸浪駭奔鯨。轉盼東流水,一顧功成。 千載八公山下,尚斷崖草木,遙擁崢嶸。漫雲濤吞吐,無處問豪英。信勞生、空成今古,笑我來、何事愴遺情。東山老,可堪歲晚,獨聽桓箏。
  • 葉夢得 水調歌頭
    九月望日,與客習射西園,余偶病不能射,客較勝相先。將領岳德,弓強二石五斗,連發三中的,觀者盡驚。因作此詞示坐客。前一夕大風,是日始寒。 霜降碧天靜,秋事促西風。寒聲隱地初聽,中夜入梧桐。起瞰高城四顧,寥落關河千里,一醉與君同。疊鼓鬧清曉,飛騎引雕弓。 歲將晚,客爭笑,問衰翁。平生豪氣安在,走馬為誰雄?何似當筵虎士,揮手弦聲發處,雙雁落遙空。老矣真堪惜,回首望雲中。
  • 朱敦儒 卜算子
    旅雁向南飛,風雨羣初失。飢渴辛勤兩翅垂,獨下寒汀立。 鷗鷺苦難親,矰繳憂相逼。雲海茫茫無處歸,誰聽哀鳴急。
  • 朱敦儒 相見歡
    金陵城上西樓,倚清秋。萬里夕陽垂地,大江流。 中原亂,簪纓散,幾時收?試倩悲風吹淚,過揚州。
  • 陳與義 臨江仙 夜登小閣憶洛中舊遊
    夜登小閣,憶洛中舊遊。 憶昔午橋橋上飲,坐中多是豪英。長溝流月去無聲,杏花疏影裏,吹笛到天明。二十餘年如一夢,此身雖在堪驚。閑登小閣看新晴,古今多少事,漁唱起三更。

曹勳 張孝祥 韓元吉

  • 曹勳 飲馬歌
    此腔自虜中傳至邊,飲牛馬即橫笛吹之,不鼓不拍,聲甚淒斷。聞兀術每遇對陣之際吹此,則鏖戰無還期也。 邊頭春未到,雪滿交河道。暮沙明殘照,塞烽雲間小。斷鴻悲,隴月低。淚濕征衣悄,歲華老。
  • 曹勳 清平樂
    秋涼破暑,暑氣遲遲去。最喜連日風和雨,斷送涼生庭戶。晚來燈火回廊,有人新酒初嚐。且喜薄衾圍暖,卻愁秋月如霜。
  • 張孝祥 六州歌頭
    長淮望斷,關塞莽然平。征塵暗,霜風勁,悄邊聲,黯銷凝。追想當年事,殆天數,非人力,洙泗上,弦歌地,亦膻腥。隔水氈鄉落日,牛羊下區脫縱橫。看名王宵獵,騎火一川明,笳鼓悲鳴,遣人驚。念腰間箭,匣中劍,空埃蠹,竟何成。時易失,心徒壯,歲將零,渺神京。干羽方懷遠,靜烽燧,且休兵。冠蓋使,紛馳騖,若為情。聞道中原遺老,常南望翠葆霓旌。使行人到此,忠憤氣填膺,有淚如傾。
  • 張孝祥 念奴嬌 過洞庭
    洞庭青草,近中秋更無一點風色。玉界瓊田三萬頃,著我扁舟一葉。素月分輝,明河共影,表裏俱澄澈。悠然心會,妙處難與君說。 應念嶺海經年,孤光自照,肝肺皆冰雪。短髮蕭騷襟袖冷,穩泛滄浪空闊。盡吸西江,細斟北斗,萬象為賓客。扣舷獨笑,不知今夕何夕。
  • 韓元吉 好事近
    汴京賜宴,聞教坊樂有感。 凝碧舊池頭,一聽管絃悽切。多少梨園聲在,總不堪華髮。 杏花無處避春愁,也傍野煙發。惟有御溝聲斷,似知人嗚咽。

陸游 范成大 楊萬里 王質

  • 陸游 漢宮春 初自南鄭來成都作
    羽箭雕弓,憶呼鷹古壘,截虎平川。吹笳暮歸野帳,雪壓青氈。淋漓醉墨,看龍蛇飛落蠻箋。人誤許、詩情將略,一時才氣超然。 何事又作南來,看重陽藥市,元夕燈山?花時萬人樂處,欹帽垂鞭。聞歌感舊,尚時時流涕尊前。君記取、封侯事在。功名不信由天。
  • 陸游 訴衷情
    當年萬里覓封侯,匹馬戍梁州。關河夢斷何處,塵暗舊貂裘。胡未滅,鬢先秋,淚空流。此生誰料,心在天山,身老滄洲。
  • 陸游 釵頭鳳
    紅酥手,黃縢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,錯,錯! 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桃花落,閑池閣。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莫,莫,莫!
  • 范成大 蝶戀花
    春漲一篙添水面。芳草鵝兒,綠滿微風岸。畫舫夷猶灣百轉。橫塘塔近依前遠。江國多寒農事晚。村北村南,穀雨才耕遍。秀麥連岡桑葉賤。看看嘗面收新繭。
  • 范成大 鵲橋仙 七夕
    雙星良夜,耕慵織懶,應被羣仙相妒。娟娟月姊滿眉顰,更無奈、風姨吹雨。 相逢草草,爭如休見,重攪別離心緒。新歡不抵舊愁多,倒添了、新愁歸去。
  • 楊萬里 昭君怨 賦松上鷗
    晚飲誠齋,忽有一鷗來泊松上,已而複去,感而賦之。 偶聽松梢撲鹿。知是沙鷗來宿。稚子莫喧譁。恐驚他。 俄頃忽然飛去。飛去不知何處。我已乞歸休。報沙鷗。
  • 王質 鷓鴣天 山行
    空響蕭蕭似見呼,溪昏樹暗覺神孤。微茫山路才通足,行到山深路亦無。尋草淺,揀林疏,雖疏無奈野藤粗。春衫不管藤搊碎,可惜教花著地鋪。

辛棄疾

  • 辛棄疾 菩薩蠻 書江西造口壁
    鬱孤台下清江水,中間多少行人淚。西北望長安,可憐無數山。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。江晚正愁餘,山深聞鷓鴣。
  • 辛棄疾 祝英臺近 晚春
    寶釵分,桃葉渡,煙柳暗南浦。怕上層樓,十日九風雨。斷腸片片飛紅,都無人管,更誰勸流鶯聲住?鬢邊覷,試把花卜歸期,才簪又重數。羅帳燈昏,哽咽夢中語。是他春帶愁來,春歸何處,卻不解帶將愁去。
  • 辛棄疾 青玉案 元夕
    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。寶馬雕車香滿路。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 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眾裏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
  • 辛棄疾 清平樂
    茅簷低小,溪上青青草。醉裏吳音相媚好,白髮誰家翁媼。 大兒鋤豆溪東,中兒正織雞籠。最喜小兒無賴,溪頭看剝蓮蓬。
  • 辛棄疾 破陣子 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
    醉裏挑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絃翻塞外聲,沙場秋點兵。馬作的盧飛快,弓如霹靂弦驚。了卻君王天下事,贏得生前身後名,可憐白發生。
  • 辛棄疾 西江月 夜行黃沙道中
    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稻花香裏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。舊時茅店社林邊。路轉溪橋忽見。
  • 辛棄疾 西江月 遣興
    醉裏且貪歡笑,要愁那得工夫。近來始覺古人書。信著全無是處。 昨夜松邊醉倒,問松我醉何如。只疑松動要來扶。以手推松曰去。
  • 辛棄疾 醜奴兒
    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。愛上層樓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。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。
  • 辛棄疾 鷓鴣天
    陌上柔桑破嫩芽,東鄰蠶種已生些。平岡細草鳴黃犢,斜日寒林點暮鴉。 山遠近,路橫斜,青旗沽酒有人家。城中桃李愁風雨,春在溪頭薺菜花。

  • 辛棄疾 鷓鴣天 鵝湖歸病起作
    枕簟溪堂冷欲秋,斷雲依水晚來收。紅蓮相倚渾如醉,白鳥無言定自愁。書咄咄,且休休。一丘一壑也風流。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覺新來懶上樓。
  • 辛棄疾 鷓鴣天
    有客慨然談功名,因追念少年時事,戲作。 壯歲旌旗擁萬夫,錦襜突騎渡江初。燕兵夜娖銀胡觮,漢箭朝飛金僕姑。追往事,歎今吾。春風不染白髭須。卻將萬字平戎策,換得東家種樹書。
  • 辛棄疾 滿江紅
    江行,簡楊濟翁周顯先。 過眼溪山,怪都似舊時曾識。還記得夢中行遍,江南江北。佳處徑須攜杖去,能消幾兩平生屐。笑塵勞三十九年非,長為客。 吳楚地,東南坼,英雄事,曹劉敵。被西風吹盡,了無塵跡。樓觀甫成人已去,旌旗未卷頭先白。歎人生哀樂轉相尋,今猶昔。
  • 辛棄疾 摸魚兒
   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,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,為賦。 更能消幾番風雨,匆匆春又歸去。惜春長怕花開早,何況落紅無數。春且住,見說道、天涯芳草無歸路。怨春不語,算只有殷勤,畫簷蛛網,盡日惹飛絮。 長門事,準擬佳期又誤,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縱買相如賦,脈脈此情誰訴。君莫舞,君不見、玉環飛燕皆塵土。閑愁最苦。休去倚危欄,斜陽正在,煙柳斷腸處。

  • 辛棄疾 水龍吟 登建康賞心亭
    楚天千里清秋,水隨天去秋無際。遙岑遠目,獻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樓頭,斷鴻聲裏,江南遊子。把吳鉤看了,闌杆拍遍,無人會,登臨意。 休說鱸魚堪膾,盡西風季鷹歸未?求田問舍,怕應羞見,劉郎才氣。可惜流年,憂愁風雨,樹猶如此。倩何人喚取,紅巾翠袖,揾英雄淚。
  • 辛棄疾 賀新郎
    別茂嘉十二弟。鵜鴂、杜鵑實兩種,見《離騷補註》。 綠樹聽鵜鴂。更那堪、鷓鴣聲住,杜鵑聲切。啼到春歸無尋處,苦恨芳菲都歇。算未抵、人間離別。馬上琵琶關塞黑,更長門、翠輦辭金闕。看燕燕,送歸妾。 將軍百戰身名裂,向河梁、回頭萬里,故人長絕。易水蕭蕭西風冷,滿座衣冠似雪。正壯士、悲歌未徹。啼鳥還知如許恨,料不啼清淚長啼血。誰共我,醉明月。
  • 辛棄疾 賀新郎
    邑中園亭,仆皆為賦此詞。一日獨坐停雲,水聲山色,競來相娛,意溪山欲援例者,遂作數語,庶幾仿佛淵明思親友之意云。 甚矣吾衰矣,悵平生交遊零落,只今餘幾。白髮空垂三千丈,一笑人間萬事。問何物能令公喜?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。情與貌,略相似。 一尊搔首東窗裏,想淵明停雲詩就,此時風味。江左沉酣求名者,豈識濁醪妙理。回首叫雲飛風起,不恨古人吾不見,恨古人不見吾狂耳。知我者,二三子。
  • 辛棄疾 永遇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
    千古江山,英雄無覓,孫仲謀處。舞榭歌台,風流總被,雨打風吹去。斜陽草樹,尋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想當年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。 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贏得倉皇北顧。四十三年,望中猶記,烽火揚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鴉社鼓。憑誰問廉頗老矣,尚能飯否?

程垓 陳亮 俞國寶

  • 程垓 摸魚兒
    掩淒涼黃昏庭院,角聲何處嗚咽。矮窗曲屋風燈冷,還是苦寒時節。凝佇切,念翠被熏籠,夜夜成虛設。倚闌愁絕,聽鳳竹聲中,犀帷影外,簌簌釀寒雪。傷心處,卻憶當年輕別,梅花滿院初發。吹香弄蕊無人見,惟有暮雲千疊。情未徹,又誰料而今,好夢分胡越。不堪重說,但記得當初,重門鎖處,猶有夜深月。
  • 陳亮 水調歌頭 送章德茂大卿使虜
    不見南師久,謾說北群空。當場隻手,畢竟還我萬夫雄。自笑堂堂漢使,得似洋洋河水,依舊只流東。且複穹廬拜,會向藁街逢。堯之都,舜之壤,禹之封,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。萬里腥膻如許,千古英靈安在,磅礴幾時通。胡運何須問。赫日自當中。
  • 俞國寶 風入松
    一春長費買花錢,日日醉湖邊。玉驄慣識西泠路,驕嘶過沽酒樓前。紅杏香中歌舞,綠楊影裏秋千。暖風十里麗人天,花壓鬢雲偏。畫船載取春歸去,餘情付湖水湖煙。明日重扶殘醉,來尋陌上花鈿。

姜夔

  • 姜夔 揚州慢
    淳熙丙申至日,予過維揚。夜雪初霽,薺麥彌望。入其城則四顧蕭條,寒水自碧,暮色漸起,戍角悲吟。予懷愴然,感慨今昔,因自度此曲。千巖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。 淮左名都,竹西佳處,解鞍少駐初程。過春風十里,盡薺麥青青。自胡馬窺江去後,廢池喬木,猶厭言兵。漸黃昏清角,吹寒都在空城。 杜郎俊賞,算而今重到須驚。縱豆蔻詞工,青樓夢好,難賦深情。二十四橋仍在,波心蕩,冷月無聲。念橋邊紅藥,年年知為誰生。
  • 姜夔 翠樓吟
    淳熙丙午冬,武昌安遠樓成,與劉去非諸友落之,度曲見志。予去武昌十年,故人有泊舟鸚鵡洲者,聞小姬歌此詞,問之,頗能道其事,還吳為予言之。興懷昔遊,且傷今之離索也。 月冷龍沙,塵清虎落,今年漢酺初賜。新翻胡部曲,聽氈幕元戎歌吹。層樓高峙,看檻曲縈紅,簷牙飛翠。人姝麗,粉香吹下,夜寒風細。 此地,宜有詞仙,擁素雲黃鶴,與君遊戲。玉梯凝望久,歎芳草萋萋千里。天涯情味,仗酒祓清愁,花銷英氣。西山外,晚來還捲,一簾秋霽。
  • 姜夔 點絳脣 丁未冬過吳松作
    燕雁無心,太湖西畔隨雲去。數峰清苦,商略黃昏雨。第四橋邊,擬共天隨住。今何許?憑闌懷古,殘柳參差舞。
  • 姜夔 淡黃柳
    客居合肥南城赤闌橋之西,巷陌淒涼,與江左異,惟柳色夾道,依依可憐,因度此闋,以紓客懷。 空城曉角,吹入垂楊陌。馬上單衣寒惻惻。看盡鵝黃嫩綠,都是江南舊相識。正岑寂,明朝又寒食,強攜酒,小橋宅。怕梨花落盡成秋色。燕燕飛來,問春何在,唯有池塘自碧。
  • 姜夔 姜夔 長亭怨慢
    予頗喜自製曲,初率意為長短句,然後協以律,故前後闋多不同。桓大司馬云:「昔年種柳,依依漢南。今看搖落,悽愴江潭。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?」此語予深愛之。 漸吹盡枝頭香絮,是處人家,綠深門戶。遠浦縈回,暮帆零亂向何許。閱人多矣,誰得似長亭樹。樹若有情時,不會得青青如此。日暮,望高城不見,只見亂山無數。韋郎去也,怎忘得玉環分付。第一是早早歸來,怕紅萼無人為主。算空有并刀,難剪離愁千縷。
  • 姜夔 暗香
    辛亥之冬,予載雪詣石湖,止既月,授簡索句,且征新聲,作此兩曲。石湖把玩不已,使工妓隸習之,音節諧婉,乃名之曰暗香、疏影。 舊時月色,算幾番照我,梅邊吹笛。喚起玉人,不管清寒與攀摘。何遜而今漸老,都忘卻春風詞筆。但怪得竹外疏花,香冷入瑤席。 江國,正寂寂。歎寄與路遙,夜雪初積。翠尊易泣,紅萼無言耿相憶。長記曾攜手處,千樹壓西湖寒碧。又片片吹盡也,幾時見得。
  • 姜夔 疏影
    苔枝綴玉,有翠禽小小,枝上同宿。客裏相逢,籬角黃昏,無言自倚修竹。昭君不慣胡沙遠,但暗憶江南江北。想佩環月夜歸來,化作此花幽獨。 猶記深宮舊事,那人正睡裏,飛近蛾綠。莫似春風,不管盈盈,早與安排金屋。還教一片隨波去,又卻怨玉龍哀曲。等恁時重覓幽香,已入小窗橫幅。

  • 姜夔 齊天樂
    丙辰歲與張功父會飲張達可之堂,聞屋壁間蟋蟀有聲,功父約予同賦,以授歌者。功父先成,辭甚美。予徘徊茉莉花間,仰見秋月,頓起幽思,尋亦得此。蟋蟀中都呼為促織,善鬥,好事者或以三二十萬錢致一枚,鏤象齒為樓觀以貯之。 庾郎先自吟愁賦,淒淒更聞私語。露濕銅鋪,苔侵石井,都是曾聽伊處。哀音似訴,正思婦無眠,起尋機杼。曲曲屏山,夜涼獨自甚情緒。西窗又吹暗雨,為誰頻斷續,相和砧杵。候館迎秋,離宮吊月,別有傷心無數。豳詩漫與,笑籬落呼燈,世間兒女。寫入琴絲,一聲聲更苦。 宣政間,有士大夫製蟋蟀吟。
  • 姜夔 鷓鴣天 元夕有所夢
    肥水東流無盡期,當初不合種相思。夢中未比丹青見,暗裏忽驚山鳥啼。春未綠,鬢先絲,人間別久不成悲。誰教歲歲紅蓮夜,兩處沉吟各自知。
  • 呂勝己 蝶戀花
    天色沈沈雲色赭。風攪陰寒,浩蕩吹平野。萬斛珠璣天棄捨。長空撒下鳴鴛瓦。

玉女凝愁金闕下。褪粉殘妝,和淚輕揮灑。欲降塵凡飆馭駕。翩翩白鳳先來也。

  • 戴復古 洞仙歌
    賣花擔上,菊蕊金初破。說著重陽怎虛過。看畫城簇簇,酒肆歌樓,奈沒個巧處安排著我。家鄉煞遠哩,抵死思量,枉把眉頭萬千鎖。一笑且開懷,小閣團欒,旋簇著幾般蔬果。把三杯兩盞記時光,問有甚曲兒,好唱一個?
  • 盧炳 減字木蘭花
    莎衫筠笠,正是村村農務急。綠水千畦,慚愧秧針出得齊。 風斜雨細,麥欲黃時寒又至。饁婦耕夫,畫作今年稔歲圖。
  • 戴復古 戴復古
  • 戴復古 戴復古


史達祖史達祖,字邦卿,號梅溪,汴(今河南開封市)人。曾依韓侂胄為堂吏,頗用事。韓被誅,史以罪廢。有《梅溪詞》。

綺羅香 詠春雨 做冷欺花,將煙困柳,千裏偷催春暮。盡日冥迷,愁裏欲飛還住。驚粉重蝶宿西園,喜泥潤燕歸南浦。最妨它佳約風流,鈿車不到杜陵路。沉沉江上望極,還被春潮晚急,難尋官渡。隱約遙峰,和淚謝娘眉嫵。臨斷岸新綠生時,是落紅帶愁流處。記當日門掩梨花,剪燈深夜語。

注釋

  • 陸龜蒙《早春雪中作吳體寄襲美》:“欺花凍草還飄然。”將,捎帶。“將煙”猶“和煙”。此句寫煙柳迷離光景。
  • 言沉陰天氣,容易黃昏。杜甫《秦州雜詩》二十首之十七:“邊秋陰易夕。”這兩句開始說到下雨。
  • 鄭穀《趙璘郎中席上賦蝴蝶》:“微雨宿花房。”張泌《春夕言懷》:“欲化西園蝶未成。”李商隱《細雨成詠》:“稍稍落蝶粉,班班融燕泥”,亦二者對舉。
  • 同一春雨,而感受不同,如蝶驚燕喜,人卻怕妨他春遊佳約。“杜陵”,漢宣帝陵,古杜伯國,在唐長安城南。隋尹式《別宋常侍》:“遊人杜陵北。”“鈿”,金華飾。“鈿車”,妝金的車子,亦猶言“香車”。
  • 過片以下寫天色漸晚,雨意更濃,境界亦更推擴,筆法多變換。
  • 韋應物《滁州西澗》:“春潮帶雨晚來急,野渡無人舟自橫。”“官渡”,官方所設的渡口,與韋詩“野渡”,字義別而句意相通。
  • “謝娘”,可作女子的泛稱,見上卷溫庭筠《更漏子》注,韋莊《浣溪沙》注。“眉嫵”,本作眉憮。《漢書·張敞傳》:“又為婦畫眉,長安中傳張京兆眉憮。”注引孟康曰:“憮音詡,北方人謂媚好為詡畜。”宋祁曰:“憮音嫵媚之嫵。嫵音舞。”“憮”本有嫵媚意,後來通寫作“眉嫵”,猶言眉妝。此句寫煙雨迷離中的遙青遠翠,即綰合美人的和淚眉痕。上片是一般的雨景描寫,下片重在懷人本意。這兩句說到春雨的影響,綠肥紅瘦,也就是雨後光景。相傳薑白石極賞識這“臨斷岸”以下數句,見《花庵詞選》。劉方平《春怨》:“寂寞空庭春欲晚,梨花滿地不開門。”白居易《長恨歌》:“梨花一枝春帶雨。”李重元《憶王孫》詞:“欲黃昏,雨打梨花深閉門。”李商隱《夜雨寄北》:“何當共剪西窗燭,卻話巴山夜雨時。”這裏回想從前,仍關合雨景。本篇為詠物體,寫江南煙雨極為工細。有正麵描寫處,有側麵襯托處,有點綴風華處,有與懷人本意夾寫處,而以回憶作結。薑夔稱為“融情景於一家,會句意於兩得”(見《花庵詞選》,又見汲古閣本《梅溪詞》跋),看本篇與下錄《雙雙燕》,知薑氏此評是恰當的。

雙雙燕 詠燕 過春社了,度簾幕中間,去年塵冷。差池欲住,試入舊巢相並。還相雕梁藻井,又軟語商量不定。飄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開紅影。芳徑,芹泥雨潤。愛貼地爭飛,競誇輕俊。紅樓歸晚,看足柳昏花暝。應自棲香正穩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損翠黛雙蛾,日日畫闌獨憑。 == 注釋 ==社有春秋之別。春社為祈穀之祭,日子選在春分前後(用甲日或戊日);秋社是報賽,即謝神還願。燕子每於春社時來,秋社時去。《雲溪友議》卷下“巢燕詞”條引歐陽澥詩:“翩翩雙燕畫堂開,送古迎今幾萬回。長向春秋社前後,為誰歸去為誰來。”這句略提社日已過,引起雙燕歸來,妙有遠神,對題目說來,亦不黏不脫,恰到好處。

  • “度簾幕”兩句,出燕子。“差池”兩句,寫雙燕。《青箱雜記》卷五引晏殊斷句:“樓台側畔楊花過,簾幕中間燕子飛。”《詩·邶風·燕燕》:“燕燕於飛,差池其羽。”《箋》:“謂張舒其尾翼。”“相”,讀如“相看”之“相”,去聲。“藻井”,天花板上裝飾如井欄形狀,彩繪荷花菱藻之類。“井”和“水藻”雲以鎮壓火災。後來亦改用龍鳳花草其他圖案,今北京舊宮殿廟宇往往有之。張衡《西京賦》:“蒂倒茄於藻井,披紅葩之狎獵。”王延壽《魯靈光殿賦》:“圓淵方井,反植荷蕖。”這藻井之製作是否與後來的一樣也很難說,卻由來甚古。燕子喜住華屋,故詞語雲然。
  • 寫燕子銜泥。“芳徑”,短句押韻。杜甫《徐步》:“芹泥隨燕嘴。”鄭穀《燕》詩:“落花徑裏得泥香。”天陰欲雨,燕子貼地而飛,承上句來,今俗諺猶雲:“燕子擦地飛,出門帶雨衣”。或雲:“看‘芹泥’句,蓋狀雨後燕子銜泥,非欲雨也。”然江南春雨纏綿,其前後相際多不可分,兩說可參看。
  • 鄭穀同篇:“亂入紅樓揀杏梁。”《人間詞話》卷下:“賀黃公謂:‘薑論史詞,不稱其“軟語商量”而稱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項羽學兵法之恨。’(賀語見賀裳《皺水軒詞筌》,薑語見黃昇《花庵詞選》引)然‘柳昏花暝’自是歐秦輩句法,前後有畫工化工之殊,吾從白石,不能附和黃公矣。”王國維說雖是,亦有些偏執。蓋上下片本不同。上片從正麵描寫燕子,“軟語商量”雲雲自為佳句。下片多從側麵,燕子與人的關係等來說,情形既複雜,則意思含蓄,風格渾成,亦是自然的格局。上下互成,前後一體,相比較則可,若爭論其孰為優劣,似無謂也。
  • 唐時有長安女子紹蘭,托雙燕寄書,事見王仁裕《開元天寶遺事》。這裏恐未必用這比較冷僻的故事。江淹《雜體詩擬李陵》:“袖中有短書,願寄雙飛燕。”結句寫美人獨憑畫欄,反結“雙雙燕”本意,亦猶馮延巳《蝶戀花》詞:“淚眼倚樓頻獨語。雙燕來時,陌上相逢否。”本篇為詠物一體極規矩工整之作,前人評讚甚多,不複征引。

高觀國 高觀國,字賓王,山陰(今浙江紹興市)人。有《竹屋癡語》。 菩薩蠻 何須急管吹雲暝,高寒灩灩開金餅。今夕不登樓,一年空過秋。桂花香霧冷,梧葉西風影。客醉倚河橋,清光愁玉簫。

注釋

  • “灩灩”,見上卷皇甫鬆《采蓮子》之二注。
  • 杜甫《贈蜀僧閭丘師兄》:“落月如金盤。”杜以金盤喻落月,此以金餅喻初升之月。蘇舜欽《中秋鬆江新橋和柳令之作》:“雲頭灩灩開金餅,水麵沉沉臥彩虹。”賀鑄《遊仙詠》詞:“好月為人重破暝,雲頭灩灩開金餅”,即用蘇句,與本篇更近。看下文“今夕”雲雲,本篇當亦是中秋作,“金餅”或有月餅的聯想。葉夢得《石林詩話》卷上載北宋時王君玉(琪)詩:“隻在浮雲最深處,試憑弦管一吹開。”此詞說不需急管吹開,意亦相近。
  • “桂花”兼指月中之桂,半虛半實。杜甫《月夜》:“香霧雲鬟濕,清輝玉臂寒。”杜句“香霧”,意亦連月中桂,卻不曾說破。
  • 用杜牧詩“二十四橋明月夜”句(見前薑夔《揚州慢》注),表示懷人之意。又“客醉倚河橋”,句法亦與韋莊《菩薩蠻》“騎馬倚斜橋”相似。用急管起,玉簫結,皆借音樂為虛擬之詞。

李從周 李從周,字肩吾,一字子我,號濱洲,眉州(今屬四川)人。精文字學,著《字通》。有《濱洲詞》輯本。 謁金門 花似匝,兩點翠蛾愁壓。人又不來春且恰,誰留春一霎。消盡水沉金鴨,寫盡杏箋紅蠟。可奈薄情如此黠,寄書渾不答。

注釋

  • “恰”,恰好。春光恰好,就要過去了,故下言“留春”。
  • “金鴨”,熏爐,猶玉鴨,寶鴨。見中卷李清照《浣溪沙》之二注。
  • 蜀箋凡十種顏色,稱為“十樣蠻箋”,中有杏紅的顏色。“紅蠟”,即紅燭。把信箋寫完,那時蠟燭也燒完了。“寫盡”以一語兼綰兩事。
  • “黠”,狡猾。
  • “渾不答”,全然不答、不理。本篇押入聲閉口,所謂險韻,卻字字穩當。

劉克莊 劉克莊(1187—1269),字潛夫,號後村居士,莆田(今屬福建)人。淳祐六年,賜同進士出身,官至龍圖閣學士。有《後村長短句》。 沁園春 夢孚若 何處相逢,登寶釵樓,訪銅雀台。喚廚人斫就,東溟鯨鱠,圉人呈罷,西極龍媒。天下英雄,使君與操,餘子誰堪共酒杯。車千乘,載燕南趙北,劍客奇材。飲酣畫鼓如雷,誰信被晨雞輕喚回。歎年光過盡,功名未立;書生老去,機會方來。使李將軍遇高皇帝,萬戶侯何足道哉!披衣起,但淒涼感舊,慷慨生哀。

注釋

  • 方孚若,名信孺,福建莆田人,曾三次出使金。看本詞結句雲雲,蓋追懷亡友之作。
  • 《邵氏聞見錄》卷十九:“予嚐秋日餞客鹹陽寶釵樓上。”陸遊《對酒》:“但恨寶釵樓,胡沙隔鹹陽。”自注:“寶釵樓,鹹陽旗亭也。”宋時的酒樓,蓋以古跡為名,清乾隆十六年臧應桐修《鹹陽縣誌》卷五“宮殿”條:“寶釵樓,在縣前。《吉誌》:漢武帝建。”所雲《吉誌》,即明趙璉於明弘治七年所修之舊誌。詞關合近事,而兼有吊古意,故以寶釵樓與銅雀台作對偶;又因係漢代古跡,放在銅雀台之前。其用筆在虛實間。參看下注。
  • “銅雀台”,故址在今河北省臨漳縣西南,曹操所建,與金虎、冰井共稱三台。建安十五年冬作銅爵(同“雀”)台,見《三國誌·魏書》卷一。這兩處都在北方,時中原已淪陷,故托夢遊以寄感慨。
  • “斫”(zhuó),以刃擊。“鱠”,細切生魚片,仿佛現在的“魚生”。切東海的鯨魚作鱠,誇大之詞,以抒憤懣。
  • 圉,馬圈。圉人,養馬的人。“西極龍媒”,從遠西來的天馬,即大宛馬。《漢書·禮樂誌》載《郊祀歌》:“天馬徠,從西極……天馬徠,龍之媒。”應劭曰:“言天馬者乃神龍之類。今天馬已來,此龍必至之效也。”曹操對劉備說:“今天下英雄,惟使君與操耳”,見《三國誌·蜀書·先主傳》。“共酒杯”雲雲,蓋兼用白詩。白居易《哭劉夢得》二之一:“杯酒英雄君與操。”詞意借比作者自己和方孚若,追掉亡友與白詩意合。
  • 燕南趙北,今河北、山西省。“劍客奇材”,《漢書·李陵傳》載陵語,這裏指北方的豪傑。
  • “畫鼓”,指街鼓、更鼓,見中卷朱淑真《清平樂》注之二。“晨雞”,用祖逖聞中夜雞鳴起舞事,見《晉書·祖逖傳》。以醉臥,雖畫鼓如雷而不醒,卻被晨雞輕輕地喚醒了。晨雞的聲音,不必比畫鼓如雷更響,“如雷”亦誇張語。以壯懷未泯,雖街鼓不驚,而雞鳴便醒。下“誰信被”三字,言其意想不到也。一本“畫鼓”作“鼻息”,“輕”作“催”。“鼻息如雷”,出韓愈詩序,見中卷蘇軾《臨江仙》注。
  • 漢文帝對李廣說:“惜乎,子不遇時,如令子當高帝時,萬戶侯豈足道哉!”見《史記·李將軍列傳》。
  • 以夢友而悼友,雖為本篇題目,實係借以寓懷。其敘夢境都在虛處傳神,用典作譬,多誇張之詞,仿佛讀《大言賦》,不皆紀實。如寶釵樓、銅雀台,不必真有其地;長鯨、天馬,不必實有其物;從車千乘,盡劍客奇材,不必果有其人。過片說到醒了,就夢境前後落墨。以醉眠而入夢,以聞雞而驚覺,借極熟的典故,點出作意。“歎年光”以下,硬語盤空,純用議論,引《史記》原文,稍加點改,自然之至。隨後在此略一唱歎便收。觀其通篇不用實筆,似粗豪奔放,仍細膩熨帖,正如脫羈之馬,馳驟不失尺寸也。有評劉詞為議論過多者,如從這篇來看,亦未必盡合,故詳言之。

又 答九華葉賢良 一卷陰符,二石硬弓,百斤寶刀;更玉花驄噴,鳴鞭電抹;烏絲闌展,醉墨龍跳。牛角書生,虯髯豪客,談笑皆堪折簡招。依稀記,曾請纓係粵,草檄征遼。當年目視雲霄,誰信道淒涼今折腰。悵燕然未勒,南歸草草;長安不見,北望迢迢。老去胸中,有些磊塊,歌罷猶須著酒澆。休休也,但帽邊鬢改,鏡裏顏凋。

注釋

  • “九華”,山名,一在福建莆田縣,一在安徽青陽縣。“賢良”是古代選舉的一種科目。“葉賢良”,其人未詳。
  • 《陰符經》,傳黃帝或太公作,入“兵家”又入“道家”。這裏意指“兵家”。
  • “二石硬弓”,提得二石重的手力才能開的弓。
  • 驄,青白色馬。“玉花驄”,唐玄宗的名馬。杜甫《丹青引》:“先帝天馬玉花驄。”“烏絲闌”,有黑線行格的絹素或紙。紅色的稱朱絲闌。李肇《國史補》卷下:“宋亳間,有織成界道絹素,謂之烏絲闌。”“醉墨龍跳”,醉中書寫的行草如龍蛇飛舞。“跳”字平聲。《賓退錄》卷二袁昂《書評》雲:“王右軍書字勢雄強,如龍跳天門,虎臥鳳闕。”《舊唐書·賀知章傳》:“旭(張旭)善草書而好酒,每醉後號呼狂走,索筆揮灑,變化無窮,若有神助。”《淮南子·道應訓》:“寧越飯牛車下,望見桓公而悲,擊牛角而疾商歌。”事又見同書《繆稱訓》、《主術訓》,作“寧戚”。但此處所用“牛角書生”與下“虯髯豪客”對偶,當兼指李密“以蒲韉乘牛,掛《漢書》一帙於牛角上,且行且讀”,見《舊唐書·李密傳》。

杜光庭有《虯髯客傳》小說,記李靖遇虯髯豪客事。“虯髯”,蜷曲的頰毫。

  • 《漢書·終軍傳》:“軍自請,願受長纓,必係南越王而致之闕下。”“係”即羈縛意。“越”、“粵”字通。
  • “檄”,用以征召的文書。虞世南為隋煬帝草《征遼指揮德音敕》,見《隋遺錄》。陶淵明不願束帶見督郵,歎曰:“吾不能為五鬥米折腰。”見《晉書·陶潛傳》。“燕然”,見中卷範仲淹《漁家傲》注。晉明帝幼年對他父親文帝說:“舉目見日,不見長安。”詳見《世說新語·夙惠》。北方故都淪陷於敵人,南宋情形與東晉相似。“磊塊”,不平貌。《世說新語·任誕》:“阮籍胸中壘塊,故須酒澆之。”“磊”、“壘”字通。

“休休”,猶重言罷了。見中卷李清照《鳳凰台上憶吹簫》注。 滿江紅 夜雨涼甚,忽動從戎之興。 金甲琱戈,記當日轅門初立。磨盾鼻一揮千紙,龍蛇猶濕。鐵馬曉嘶營壁冷,樓船夜渡風濤急。有誰憐猿臂故將軍,無功級。平戎策,從軍什,零落盡,慵收拾。把茶經香傳,時時溫習。生怕客談榆塞事,且教兒誦《花間集》。歎臣之壯也,不如人,今何及。

注釋

  • “琱戈”,以黃金裝飾的戈。“琱”通作“雕”。
  • “盾鼻”,盾的鈕。《北史·荀濟傳》:“會楯上磨墨作檄文。”蘇易簡《文房四譜》卷五:“潁川荀濟與梁武有舊,而素輕梁武。及梁受禪,乃入北,嚐雲:會於楯鼻磨墨作文檄梁。”韓翃《寄哥舒仆射》:“郡公楯鼻好磨墨,走馬為君飛羽書。”“鐵馬”,指戰馬。陸倕《石闕銘》:“鐵馬千群。”樓船,見前辛棄疾《滿江紅》注引《史記·平準書》。
  • 用李廣事。“故李將軍”、“猿臂善射”及不得封侯事,並見《史記·李廣傳》。王維《老將行》:“李廣無功緣數奇。”“級”,即指官爵俸祿的等級次第。
  • “茶經”,說茶葉的品種及烹茶方法的書,如唐陸羽有《茶經》三卷。“香傳”即“香譜”,記香的品種、焚香的方法器具等,宋人作者頗多,有沈立、洪芻等人。今傳一本凡二卷,雲係洪芻作。這裏不指定什麽書,且亦未必真有這事,不過借以消愁,說說罷了。
  • 榆塞,北方的邊塞。《漢書·韓安國傳》:“累石為城,樹榆為塞。”蓋古代多種樹木以為防邊之用。《茶香室三鈔》卷三引宋王明清《揮麈後錄》雲:“太祖嚐令於瓦橋一帶,南北分界之所,專植榆柳,中通一徑僅能容一騎,歲月浸久,日益繁茂,合抱之木,交絡翳塞。宣和中,童貫悉命剪薙之,胡馬南騖,遂成坦塗。”本詞殆亦感觸時事。
  • 《花間集》,五代趙崇祚編,為詞家總集之最早者。集中以香豔之詞為多。這裏用“花間詞”,亦與上文說“茶經香傳”同意,都隻是說讀讀這些無關家國的書,且亦不必真讀。但教兒讀書,語亦有本。如杜甫《水閣朝霽奉柬嚴雲安》:“續兒誦《文選》。”亦課讀書,隻書名不同。
  • 《左傳·僖公三十年》,燭之武對鄭伯說:“臣之壯也,猶不如人,今老矣,無能為也已。”這裏作者借以自比。

昭君怨 牡丹 曾看洛陽舊譜,隻許姚黃獨步。若比廣陵花,太虧他。舊日王侯園圃,今日荊榛狐兔。君莫說中州,怕花愁。== 注釋 ==

  • 歐陽修《洛陽牡丹記》:“姚黃者,千葉黃花,出於民姚氏家……姚氏居白馬坡,其地屬河陽,然花不傳河陽,傳洛陽;洛陽亦不甚多,一歲不過數朵。”其《花品敘》又雲:“出洛陽者為天下第一。”“廣陵花”,指芍藥。廣陵,揚州。“太虧他”,言太委屈了牡丹。這詞中的議論,或是對韓琦的詩而發。韓琦《安陽集·和袁陟節推龍興寺芍藥》詩如下:“廣陵芍藥真奇美,名與洛花相上下。洛花年來品格卑,所在隨人趁高價,接頭著處騁新妍,輕去本根無顧藉,不論姚花與魏花,隻供俗目陪妖姹。廣陵之花性絕高,得地不移歸造化,大豪大力或強遷,費盡擁培無豔冶……以此揚花較洛花,自合揚花推定霸……”雖若對芍藥、牡丹褒貶不同,其實各有寄托,意皆不在品花。揚州芍藥的盛,屢見宋人舊譜,如《能改齋漫錄》卷十五引孔武仲《芍藥譜》雲:“揚州芍藥,名於天下,非特以多為誇也,其敷腴盛大而纖麗巧密,皆他州所不及。”又王觀譜雲雲,見前薑夔《揚州慢》注。
  • 上片說洛陽的牡丹,獨步天下,勝於揚州的芍藥,似隻就花來比較。當然,牡丹勝於芍藥,這議論本亦符合實際情況,但作者之意卻不在此。結句將主意揭露,名為惜花,實惜中州,舊國、舊都的哀愁,借對揚花、洛花的褒貶抑揚表現出來。

蕭泰來 蕭泰來,字則陽,號小山,臨江(今屬江西)人。紹定二年進士。理宗朝為禦史。詞見《絕妙好詞》、《翰墨大全》。 霜天曉角 梅 千霜萬雪,受盡寒磨折,賴是生來瘦硬,渾不怕,角吹徹。清絕影也別,知心惟有月。原沒春風情性,如何共,海棠說。

注釋

  • 《樂府詩集》卷二十四:“梅花落本笛中曲也。按唐大角曲,亦有大單於、小單於、大梅花、小梅花等曲,今其聲猶有存者。”“吹徹”見上卷李璟《山花子》之二注。
  • 《雲仙雜記》卷三引《金城記》:“黎舉常雲:欲令梅聘海棠,棖(橙)子臣櫻桃,及以芥嫁筍,但恨時不同耳。”這裏似引此,卻不同意他的說法。

吳文英 吳文英(約在1200—1260間),字君特,號夢窗、覺翁,四明(今屬浙江)人。本姓翁氏。紹定時,在蘇州為提舉常平倉司幕僚。景定時,為榮王府中門客。常往來於蘇杭間。有《夢窗詞》甲乙丙丁四稿。 齊天樂 煙波桃葉西陵路,十年斷魂潮尾。古柳重攀,輕鷗聚別,陳跡危亭獨倚。涼乍起,渺煙磧飛帆,暮山橫翠。但有江花,共臨秋鏡照憔悴。華堂燭暗送客,眼波回盼處,芳豔流水。素骨凝冰,柔蔥蘸雪,猶憶分瓜深意。清尊未洗,夢不濕行雲,漫沾殘淚。可惜秋宵,亂蛩疏雨裏。 == 注釋 == 《陽春白雪》本“路”作“渡”。此句錯雜用典。一、桃葉渡,已見前辛棄疾《祝英台近》注。二、“煙波”、“西陵”,白居易《答微之西陵驛見寄》:“煙波盡處一點白,應是西陵古驛台。”三、兼用蘇小小事。古樂府《蘇小小歌》:“何處結同心,西陵鬆柏下。”李賀《蘇小小墓》詩亦有“西陵下,風吹雨”之句。這裏借用白詩字麵,“桃葉”、“蘇小小”皆關合本事。西陵有二,如杭州之西泠橋,亦作西陵;這裏當指浙江蕭山縣西,與杭州隔江之西興。六朝唐時本稱西陵,至唐中世已有西興之名,見郎士元《送李遂之越》、施肩吾《錢塘渡口》詩中。謂為五代吳越時,以陵墓字麵不佳,改名西興,恐未確。

  • 此句總括舊事。
  • 三句綰合今昔。“聚別”與“重攀”對。楊鐵夫《改正夢窗詞選箋釋》卷一曰:“聚別亦非平列,蓋聚其別也。”《廣雅》:“,風也。”潘岳《在懷縣作》:“涼自遠集。”一本“”作“飆”。
  • “磧”,水中沙堆。
  • 梁簡文帝《采蓮曲》:“桂楫蘭橈浮碧水,江花玉麵兩相似。”杜甫《哀江頭》:“江草江花豈終極。”用《史記·滑稽列傳》淳於髡語:“堂上燭滅,主人留髡而送客。”陳洵《海綃說詞》:“倚亭送客者,送妾也。”恐非。
  • 韓琮《春愁》詩:“水盼蘭情別來久。”“素骨凝冰”,用孟昶詞語,見蘇軾《洞仙歌令》序。漢樂府《孔雀東南飛》:“指如削蔥根。”白居易《箏》:“雙眸剪秋水,十指剝春蔥。”方幹《采蓮》:“指剝春蔥腕似雪。”瓜字六朝俗體可分為二八,借指女子二八年華,孫綽《情人碧玉歌》(一傳宋汝南王作):“碧玉破瓜時。”這裏當是回憶當年分瓜情事,故曰“深意”。段成式《戲高侍禦》七首之三:“猶憐最小分瓜日,奈許迎春得藕時。”全篇疏快,這幾句較晦。意亦平常,無非酒不能消愁,夢中不相遇這類的想法,用筆卻極工細。“清尊未洗”是殘酒,“不濕行雲”是殘夢,鉤引出“漫沾殘淚”來。陳洵曰:“行雲句著一濕字,藏行雨在內,言朝來相思,至暮無夢也。”說頗傷穿鑿。沈義父《樂府指迷》:“結句須要放開,含有餘不盡之意,以景結情最好。”下引周邦彥詞為例。本篇亦是這類的寫法。

浣溪沙 門隔花深夢舊遊,夕陽無語燕歸愁,玉纖香動小簾鉤。落絮無聲春墮淚,行雲有影月含羞。春風臨夜冷於秋。

注釋

  • “門隔花深”,即舊遊之地,有“室邇人遠”意。“夢舊遊”,猶“憶舊遊”,夢魂牽繞卻比“憶”字更深一層。
  • “夕陽”連“燕”,用劉禹錫“烏衣巷口夕陽斜”詩意。燕子歸來,未必知愁;但人既含愁,覺燕亦然。且人有阻隔,而燕沒遮攔,與上句連;就上片結構來說,又隻似一句插筆。
  • 此句寫人,初見時搴簾的神態,隻輕輕一點,記舊遊景況,接第一句。
  • 寫春夜月色朦朧,楊花飛舞。柳絮無聲地飄漾,好像春在墮淚;雲彩移動,時時遮月,仿佛有影,好像月在含羞。因聯想到美人,作此比喻,懷人之感即在言外。“行雲”字麵雖出《高唐賦》,這裏既在寫景,自可作一般的解釋。
  • 東風料峭,入晚添寒是實情,但春天有秋天的感覺,且似乎比秋天還要冷些,這就帶有情感移入的作用。仍以景結,而情自現。薛道衡《奉和月夜聽軍樂應詔》“月冷疑秋夜”,柳宗元《柳州二月榕葉落盡偶題》“春半如秋意轉迷”,韓偓《惜春》“節過清明卻似秋”,均可參看。

祝英台近 除夜立春 剪紅情,裁綠意,花信上釵股。殘日東風,不放歲華去。有人添燭西窗,不眠侵曉,笑聲轉新年鶯語。舊尊俎,玉纖曾擘黃柑,柔香係幽素。歸夢湖邊,還迷鏡中路。可憐千點吳霜,寒銷不盡,又相對落梅如雨。

注釋

  • 指插戴剪彩的花朵,應立春節令。趙彥昭《奉和聖製立春日侍宴內殿出剪彩花應製》:“剪彩迎初候,攀條寫故真。花隨紅意發,葉就綠情新。”兩句綰立春與除夕。
  • 李商隱詩,見前史達祖《綺羅香》注。以下三句均寫“守歲”,用“有人”領下,添燭無眠蓋指那人,語笑喧嘩蓋指他人,包括中又有分疏,極渾成細膩。
  • 杜甫《傷春》五首之二:“鶯入新年語。”上片點綴風華,泛詠本題。
  • “舊尊俎”以下就自己說。黃柑可以釀酒,亦可就酒。如蘇軾《元祐九年立春》:“臘酒寄黃柑”,辛棄疾《漢宮春》(立春日):“渾未辦黃柑薦酒”。玉纖擘柑,意亦略同周邦彥《少年遊》詞:“纖手破新橙。”此句較晦澀。“柔香”承上分柑。“幽素”指自己幽鬱的情懷。回憶當日春酒光景,有所係戀。李賀《傷心行》:“病骨傷幽素。”春歸湖上,人卻未歸。如鏡湖光,若夢裏歸來,自應迷路。
  • 仍應“歸夢”,又用李賀詩作結。李賀《還自會稽吟》:“吳霜點歸鬢。”白發星星,梅花瓣也是白的,故曰“相對”。李煜《清平樂》:“砌下落梅如雪亂。”

風入鬆 聽風聽雨過清明,愁草瘞花銘。樓前綠暗分攜路,一絲柳一寸柔情。料峭春寒中酒,交加曉夢啼鶯。西園日日掃林亭,依舊賞新晴。黃蜂頻撲秋千索,有當時纖手香凝。惆悵雙鴛不到,幽階一夜苔生。

注釋

  • 借用庾信《瘞花銘》篇名,意隻是懶得草寫題詠落花的詩詞而已。
  • “柳”承“綠暗”,倒裝。折柳贈別本通套語,句法卻曲折。
  • “料峭”,寒冷貌。
  • “中酒”,病酒。見中卷張先《青門引》注。
  • “交加”,見中卷秦觀《望海潮》注。
  • 上文“樓前”雲雲已出本題,此兩句又遙接開首風雨清明光景,分作兩層渲染。
  • 言“日日”,明其非一日。風雨過後,天氣又晴和了,遊人依然在玩賞園林,而西園殆即分手之地也。不泥定自己說,亦不必撇開自己,是推開一層的寫法。
  • 這兩句前人多致讚美,如譚獻評:“是癡語,是深語。”閑閑一語就兜轉了。因天色晴和,就有蜂蝶飛來。黃蜂時時碰著秋千索,原是偶然平常的事,卻疑為被當時纖手的香氣所吸引。如真在疑惑,亦未免過癡。連這幻想幻覺一並是虛的。作者另詞《浪淘沙》結句曰:“燕子不知春事改,時立秋千。”上文有“往事一潸然,莫過西園”,蓋與本篇同詠一題,句意相似,而寫法各別,刻畫便覺穠豔,渾成便覺淡遠。
  • 鴛鴦成對,以比喻美人的鞋子,亦即是蹤跡。未詳所出,或即從後漢王喬之雙鳧化為履,晉鮑靚之雙燕化為履等典故,而變化用之。趙師俠《菩薩蠻》:“嬌花媚柳新妝靚,裙邊微露雙鴛並。”《漢書·外戚傳》載班婕妤賦:“華殿塵兮玉階菭,中庭萋兮綠草生。”庾肩吾《詠長信宮中草》:“全由履跡少,並欲上階生。”《詞綜偶評》以為本詞結句由古詩化出。李白《長幹行》:“門前遲行跡,一一生綠苔”,亦與此詞意近。其實人去已久,似乎才過一夜,蒼苔已遮了行跡,與上“纖手香凝”,同一種穠豔氣氛,虛幻筆墨。隻就本句“一夜苔生”,亦善於形容春雨。《紅樓夢》第五十九回,寶釵“見苑中土潤苔青,原來五更時落了幾點微雨”,也正是類似的情景。

八聲甘州 陪庾幕諸公遊靈岩 渺空煙四遠,是何年青天墜長星。幻蒼厓雲樹,名娃金屋,殘霸宮城。箭徑酸風射眼,膩水染花腥。時靸雙鴛響,廊葉秋聲。宮裏吳王沉醉,倩五湖倦客,獨釣醒醒。問蒼天無語,華發奈山青。水涵空,闌幹高處,送亂鴉斜日落漁汀。連呼酒上琴台去,秋與雲平。

注釋

  • 作者另詞《木蘭花慢》題曰:“遊虎丘,陪倉幕……”“庾”,倉庫。《十駕齋養新錄》卷十:“提舉常平司為倉司、庾司。”庾幕、倉幕,即提舉常平倉司的幕僚。
  • “靈岩”,《彊村叢書·夢窗詞集小箋》引《吳郡誌》:“靈岩山即古石鼓山,在吳縣西三十裏,上有吳館娃宮,琴台,響屧廊。山前十裏有采香徑,斜橫如臥箭雲。”起筆幻想這靈岩仿佛從天外飛來,卻用“長星”。長星,彗星也,非普通的落星。義蓋兼本《周禮·春官·保章氏》:“以觀妖祥。”彗星的出現和隕落,象征吳亡而越興,原於曆史無考。作者借了古代迷信的說法,抒寫自己的幻想。“是何年”者,見不必真有其事,虛擬之詞。
  • “幻”字一領。領下三句,皆係幻現的境界。今靈岩山頂有秀峰寺,雲即館娃宮的故址。“名娃”,美女(吳楚間美色曰娃),即指西施。“殘霸”,指吳王夫差。
  • 采香徑的“徑”字,後亦作“涇”。今自靈岩山下望,一水如矢,亦名“箭涇”。李賀《金銅仙人辭漢歌》:“東關酸風射眸子。”“花腥”之“花”字承上采香徑來,“腥”字與“膩”連。“膩水”字麵出杜牧《阿房宮賦》:“渭流漲膩,棄脂水也。”這裏借說,仿佛有美人脂粉的氣息。《絕妙好詞》“膩”作“劍”。若作“劍水染花腥”,則有美人濺血意,義異。
  • “靸”(sǎ),靸鞋即拖鞋。“靸”在這裏作動詞用。“雙鴛”見前《風入鬆》詞注,這裏指響屧。“屧”(xiè),中空的木屐;另一說婦女鞋中的木底,當是後起之義。
  • “響屧廊”,舊說以楩梓鋪地,西施步屧繞之有聲,故名。聽廊葉之秋聲,仿佛當時屧響。以上羅列靈岩的許多古跡,卻多用想象,夾敘夾議,化實為虛。
  • 李白《烏棲曲》:“吳王宮裏醉西施。”此句總承上文。
  • “五湖倦客”指範蠡。《國語·越語》:“反至五湖,範蠡辭於王曰:‘君王勉之,臣不複入越國矣。’”《周禮·夏官·職方氏》:“揚州,其浸五湖。”鄭注:“五湖在吳南。”即今太湖。請人代為曰“倩”。這“倩”字卻用得稍特別,仿佛說夫差把他的事業都委托給範蠡了。至於西施是否亦隨範大夫而去,未嚐明說。唐陸廣微《吳地記》引《越絕書》逸文雲:“西施亡吳國後,複歸範蠡,同泛五湖而去。”(《學津討原》本“嘉興縣”條)《楚辭·漁父》屈原說:“眾人皆醉我獨醒。”以泛舟五湖,故曰“獨釣”。“醒醒”猶言清醒,極其清醒的狀態,讀平聲。白居易《春聽琵琶兼簡長孫司戶》“舌頭胡語苦醒醒”,又《歡喜二偈》之二“惟餘心口尚醒醒”。範蠡不但亡吳霸越,而且深知勾踐之為人,故功成身退,漁釣煙波,是非常清醒的。楊鐵夫曰:“沉醉可以亡國,獨醒因以全身。”(《改正夢窗詞選箋釋》卷二)此處“問天”,遠承起滕“是何年青天墜長星”句意。意謂“白發其奈山青何”,兼有身世之感。時作者不過中年。古人自有歎老的習慣,如潘岳《秋興賦》序曰:“餘春秋三十有二,始見二毛。”“二毛”即“華發”也。懷古之意,上文大致結束,以下轉入寫景,較比落平。溫庭筠《春江花月夜》:“千裏涵空澄水魄。”又點本山一古跡,“琴台”已見題注。本在憑高,再上琴台去,有唐詩“欲窮千裏目,更上一層樓”意。置身峰頂,覺秋雲似與眼界相平,卻將“秋雲”二字拆開來用。境界開闊,是登臨佳句,不僅“平易中有句法”,如張炎所雲。張評見《詞源》卷下。王維詩“千裏暮雲平”,見前葉夢得《水調歌頭》注。

望江南 三月暮,花落更情濃。人去秋千閑掛月,馬停楊柳倦嘶風,堤畔畫船空。懨懨醉,長日小簾櫳。宿燕夜歸銀燭外,流鶯聲在綠陰中,無處覓殘紅。

注釋

  • 本篇與歐陽修《采桑子》詞極相似,寫法卻在同異之間,全錄歐陽修此詞,以供參較:“群芳過後西湖好,狼藉殘紅,飛絮濛濛,垂柳闌幹盡日風。笙歌散盡遊人去,始覺春空。垂下簾櫳,雙燕歸來細雨中。”蘇軾《海棠》:“隻恐夜深花睡去,更燒銀燭照紅妝。”(這兩句文字蘇集各本稍有不同,此據陳思《海棠譜》卷上引吳興沈氏注東坡詩。)作者《丁香結》詠秋日海棠:“香嫋紅霏,影高銀燭,曾縱夜遊濃醉。”直用蘇詩,這裏卻是反用。殘紅已盡,無興夜遊,燭自在室內;既在室內,則燕子夜歸覓宿,自在燭外了。“外”有燕子避光之意。溫庭筠《七夕》:“銀燭有光妨宿燕,畫屏無睡待牽牛”,詩詠秋景,此亦借用。

唐多令 何處合成愁,離人心上秋。縱芭蕉不雨也颼颼。都道晚涼天氣好,有明月,怕登樓。年事夢中休,花空煙水流。燕辭歸,客尚淹留。垂柳不縈裙帶住,謾長是,係行舟。

注釋

  • 張炎《詞源》卷下舉清空質實之說,並雲:“此詞疏快,卻不質實,如是者集中尚有,惜不多耳。”但後來評詞者多不同意這樣的看法,如陳廷焯認為“幾於油腔滑調”(《白雨齋詞話》卷二),似亦稍過。此與夢窗詞一般多堆砌辭藻者不同,仍是用心之作。
  • 將“愁”字拆為“秋、心”二字,雖似小巧,而秋之訓愁,亦有所本。《禮記·鄉飲酒義》:“秋之為言愁也。”鄭注:“愁讀為。,斂也。”此“愁”本不作憂愁解,但後來文人每多借用。如王勃《秋日宴季處士宅序》:“悲夫秋者愁也”,已是憂愁之義。“離人心上秋”,為本篇的主句。
  • 以上各句皆承“心上秋”而來,非緣秋景蕭瑟。所以氣清月明,人人說好,自己卻怕登樓。
  • 曹丕《燕歌行》:“群燕辭歸雁南翔,念君客遊思斷腸。慊慊思歸戀故鄉,何為淹留寄他方。”夢窗有姬人名燕,見《絳都春》詞序。此“燕”字可能雙關,但亦不必拘泥,仍可釋為泛詞。
  • 這裏方直說離懷。楊鐵夫《夢窗詞選箋釋》卷二:“柳不係姬之裙帶而使留,乃反係客之行舟而使住,何其顛倒耶?”語稍著實,大致不誤。意蓋仍本唐詩,如劉禹錫《楊柳枝》“長安陌上無窮樹,惟有垂楊管別離”,這裏隻是曲折言之耳。

張 林 張林,字去非,號樗岩。宋末為池州守。詞見《絕妙好詞》。 柳梢青

燈花 白玉枝頭,忽看蓓蕾,金粟珠垂,半顆安榴,一枝穠杏,五色薔薇。何須羯鼓聲催,銀裏春工四時。卻笑燈蛾,學他蝴蝶,照影頻飛。

注釋

  • 燈芯草,白色。
  • “蓓蕾”,花含苞。
  • “金粟”,指桂花,這裏形容燈芯結蕊。
  • “安榴”,石榴原名安石榴,以西域安石國榴種得名。
  • “羯鼓”,出於胡中,狀如漆桶,兩頭蒙革,以雙鼓槌擊之,亦稱兩杖鼓。唐南卓《羯鼓錄》雲:“上(玄宗)洞曉音律,尤愛羯鼓玉笛……時當宿雨初晴,景色明麗,小殿內庭,柳杏將吐,睹而歎曰:‘對此景物,豈得不為他判斷之乎!’左右相目,將命備酒;獨高力士遣取羯鼓。上旋命之,臨軒縱擊一曲,曲名《春光好》(原注:上自製也),神思自得。及顧柳杏,皆已發拆。上指而笑,謂嬪禦曰:‘此一事不喚我作天公可乎?’嬪禦侍官皆稱萬歲。”《尚書·皋陶謨》:“天工人其代之。”這裏反說,言燃點油盞燈草結蕊垂花,由開而謝,其中若有四時,不需人工催喚。“”、“工”同音。
  • 上用榴杏群芳比燈花,結句又用蝴蝶比撲燈蛾。詞頗纖巧,含意不深,卻有新鮮的意味。

曾 揆 曾揆,字舜卿,號懶翁,南豐(今屬江西)人。當寧宗、理宗時。詞見《花草粹編》、《絕妙好詞》。 謁金門 山銜日,淚灑西風獨立。一葉扁舟流水急,轉頭無處覓。去則而今已去,憶則如何不憶。明日到家應記得,寄書回雁翼。

注釋

  • 一轉眼間即已渺然,示惜別之意。
  • “則”,轉折之詞。如秦觀《桃源憶故人》“悶則和衣擁”,又如李甲《帝台春》“拚則而今已拚了,忘則今生怎忘得”,尤於本句相近。(俱見《詩詞曲語辭匯釋》卷一引)自來傳說鴻雁捎書。其實《漢書·蘇武傳》所雲:“天子射上林中得雁,足有係帛書”,本係漢使謊騙匈奴單於的話。雁可傳遞書信,也不過說說而已。

陳經國 陳經國,即陳人傑,號龜峰,長樂(今屬福建)人。生於嘉定十三年(1220)左右,卒於淳祐三年(1243)。有《龜峰詞》。 沁園春 丁酉歲感事 誰使神州,百年陸沉,青氈未還。悵晨星殘月,北州豪傑,西風斜日,東帝江山。劉表坐談,深源輕進,機會失之彈指間。傷心事,是年年冰合,在在風寒。說和說戰都難,算未必江沱堪宴安。歎封侯心在,鱣鯨失水;平戎策就,虎豹當關。渠自無謀,事猶可做,更剔殘燈抽劍看。麒麟閣,豈中興人物,不畫儒冠? == 注釋 == 丁酉為1237年,宋理宗嘉熙元年。時金已亡,蒙古南侵甚急,鄂、川、陝一帶已大部分淪陷。稍前1234年,趙葵等複三京,及蒙古兵至,遂棄汴洛而歸。詞中所詠,大約亦與此有關。

  • 《世說新語·輕詆》記桓溫語:“遂使神州陸沉,百年丘墟,王夷甫諸人不得不任其責。”“神州”,中國。《史記·孟子荀卿列傳》:“中國名曰赤縣神州。”無水而沉,謂之“陸沉”。言大陸淪陷,關於人事,不由洪水也。
  • 指中原故土始終沒有恢複。《晉書·王獻之傳》:“夜臥齋中,而有偷人入其室,盜物都盡。獻之徐曰:‘偷兒,青氈我家舊物,可特置之。’群偷驚走。”這裏借譬,重點在“我家舊物”。
  • “晨星殘月”,言其稀少,且近沒落,與下對句“西風斜日”雖所比早晚不同,實際上是一種意思,皆殘局湖山也。“北州”,北方州郡。
  • 句法及意並似李白《憶秦娥》:“西風殘照,漢家陵闕。”戰國時齊湣王為東帝。“東帝江山”指南渡後的宋室。意謂連這小朝廷的局麵也保不住了。
  • 《三國誌·魏書·劉表傳》載韓嵩、劉先說表曰:“將軍擁十萬之眾,安坐而觀望。”又另條注引《漢晉春秋》曰:“太祖(曹操)之始征柳城,劉備說表使襲許,表不從,及太祖還,謂備曰:‘不用君言,故失此大會也。’”這事在當時曹方也有風聞。《魏書·郭嘉傳》載郭嘉語:“(劉)表坐談客耳,自知才不足以禦備,重任之則恐不能製,輕任之則備不為用。”這說明劉表之“坐談”、不敢乘機北伐的緣由,當是符合實際情況的。
  • “深源”,晉殷浩字。殷浩以為苻健死了,意欲趁這機會恢複中原,用羌人姚襄為先鋒;哪知姚襄叛變倒戈,殷就狼狽棄軍隊輜重逃歸。事見《世說新語·黜免》注引《晉陽秋》,又《晉書》卷七十七《殷浩傳》。
  • 以上三句大意:錯過了機會,當戰而不戰,則有如劉表的觀望;錯看了機會,不當戰而戰,則有如殷浩的冒進:其得與失隻在彈指之間。引起下片“說和說戰都難”,深切南宋政治的弊病。又劉表、殷浩均為當時有名的文人,與結語“儒冠”,亦有一些關合。
  • 年年是冰凍,處處是風寒,言北敵方強,南風不競。
  • “江”,別出曰“沱”。《詩·召南·江有汜》,其三章曰“江有沱”,末句雲“其嘯也歌”,當即“宴安”之意。又四川有沱江。作此詞之上一年端平三年(1236),蒙古兵入成都,疑亦有關本事。《左傳·閔公元年》記管仲語:“宴安酖毒,不可懷也。”“封侯”,班超事,見前陸遊《訴衷情》注。“鱣鯨”,大魚。賈誼《吊屈原文》:“橫江湖之鱣鯨兮,固將製於螻蟻。”李善注引《莊子》:“吞舟之魚,碭(蕩)而失水,則螻蟻能苦之。”“平戎策”見前辛棄疾《鷓鴣天》“壯歲旌旗”注。宋玉《招魂》:“虎豹九關,啄害下人些。”這裏稍不同,“當關”有把著關的意思,喻讒佞在君側,妨害進賢之路。“渠”,他、他們,第三人稱。用杜甫詩,見中卷秦觀《滿庭芳》注及前辛棄疾《破陣子》注。“麒麟閣”,西漢早年所建,後來漢宣帝畫功臣十一人像於閣上。宣帝在漢稱為中興之主,故下雲“中興人物”。“儒冠”,《禮記·儒行》所謂“章甫之冠”。《漢書·酈食其傳》:“諸客冠儒冠來者,(高祖)輒解其冠溺其中。”杜甫《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》:“儒冠多誤身。”這裏為書生的代稱。本句意謂,難道中興人物不也有書生在內嗎?

周 密 周密(1232—1298)字公謹,號草窗、弁陽嘯翁、四水潛夫,濟南人,流寓吳興(今屬浙江)。曾為義烏令。宋亡不仕。有《草窗詞》,一名《()洲漁笛譜》。又編選《絕妙好詞》。 謁金門 吳山觀濤 天水碧,染就一江秋色。鼇戴雪山龍起蟄,快風吹海立。數點煙鬟青滴,一杼霞綃紅濕,白鳥明邊帆影直,隔江聞夜笛。

注釋

  • 原題《聞鵲喜》,以馮延巳詞句為名,即《謁金門》。
  • “吳山”,在杭州,俗稱城隍山,一麵西湖,一麵錢塘江。“觀濤”即“觀潮”。枚乘《七發》:“觀濤於廣陵之曲江。”《彊村叢書·洲漁笛譜》卷二引《名勝誌》:“吳山在府城內之南,春秋時為吳南界,以別於越,故曰吳山。”王勃《滕王閣序》:“秋水共長天一色。”韋莊《謁金門》:“染就一溪新綠”,周句殆從此化出。
  • 傳說渤海中五山:岱輿、員嶠、方壺、瀛洲、蓬萊。“巨鼇十五舉首而戴之,六萬歲一交焉。”見《列子·湯問》。
  • “蟄”,潛伏。《周易·係辭傳》:“龍蛇之蟄,以存身也。”“快”有痛快爽快意。宋玉《風賦》:“王迺披襟而當之曰:‘快哉此風!’”杜甫《朝獻太清宮賦》:“四海之水皆立。”蘇軾《有美堂暴雨》:“天外黑風吹海立。”以上兩句狀江上潮來雄壯的氣象。
  • 晚霞紅如彩綃,疑為織女機杼所成。
  • “白鳥”,白色羽毛的鳥。《詩·大雅·靈台》:“白鳥翯翯。”這裏當是水鳥,鷗鷺之類。杜甫《雨四首》之一:“白鳥去邊明”,本句蓋用此。“明邊”,指天邊帆影與紅霞白鳥相映而言。

一萼紅 登蓬萊閣有感 步深幽,正雲黃天淡,雪意未全休。鑒曲寒沙,茂林煙草,俛仰千古悠悠。歲華晚,飄零漸遠,誰念我同載五湖舟。磴古鬆斜,厓陰苔老,一片清愁。回首天涯歸夢,幾魂飛西浦,淚灑東州。故國山川,故園心眼,還似王粲登樓。最負他秦鬟妝鏡,好江山何事此時遊。為喚狂吟老監,共賦銷憂。

注釋

  • 蓬萊閣舊在浙江紹興臥龍山下,州治設廳之後,五代時吳越王建,以唐元稹《以州宅誇於樂天詩》“謫居猶得近蓬萊”得名。
  • “鑒曲”,鑒湖一曲。《新唐書·賀知章傳》:“有詔賜鏡湖剡川一曲,”“鏡湖”即“鑒湖”。
  • “茂林”,指蘭亭。王羲之《蘭亭序》:“此地有崇山峻嶺,茂林修竹。”“俛仰”,通“俯仰”。《蘭亭序》:“俛仰之間,以為陳跡。”五湖泛舟,範蠡事,見《國語·越語》。前錄吳文英《八聲甘州》注。牽涉到西施,是後起的傳說。這裏說“誰念我同載五湖舟”,不過自己惆悵著獨遊無伴而已。杜甫《贈韋七讚善詩》“蝦菜忘歸範蠡船”,亦不關西施。
  • “磴”,通“隥”,阪也。指山路,石級。
  • 三句說自己在外飄零,曾幾度回憶會稽。作者自注:“閣在紹興,西浦東州皆其地。
  • 王粲有《登樓賦》。《文選》卷十一李善注引盛弘之《荊州記》曰:“當陽縣城樓,王仲宣登之而作賦。”王粲登樓,本是客遊在外,其賦雲:“雖信美而非吾土兮,曾何足以少留。”今作者仿佛已回到家鄉,如所謂“故國山川,故園心眼”正是平昔所念想不忘者,卻偏有如王粲《登樓賦》雲雲的那種感覺,這是很特別的。用追進一層的寫法,意極悲哀。周氏原籍濟南,南渡後久已僑居江南,故即認會稽為他的故鄉。
  • 樂府《陌上桑》:“秦氏有好女,自名為羅敷。”“秦鬟”字麵當借用羅敷事,可能指紹興的秦望山。秦望山在會稽東南,以秦始皇曾登之得名。“妝鏡”仍綰合上文鑒湖。
  • 國破家亡之恨,主意至此揭出。狂吟老監,即指賀知章。《舊唐書·賀知章傳》:“知章晚年尤加縱誕,無複規檢,自號四明狂客,又稱秘書外監,遨遊裏巷,醉後屬詞,動成卷軸,文不加點,鹹有可觀。”此言安得有如賀監其人者,與之吟詠銷憂;表示懷念友人的意思,亦是虛說。李白有《對酒憶賀監》詩二首,又有《重憶》詩。其《重憶》雲:“稽山無賀老,卻棹酒船回。”本句意略同。

劉辰翁 劉辰翁(1232—1297),字會孟,號須溪,廬陵(今屬江西)人。太學生,景定三年進士,以對策觸犯賈似道,置於丙等。曾任濂溪書院山長。宋亡不仕。有《須溪詞》。 柳梢青 春感 鐵馬蒙氈,銀花灑淚,春入愁城。笛裏番腔,街頭戲鼓,不是歌聲。那堪獨坐青燈,想故國高台月明。輦下風光,山中歲月,海上心情。

注釋

  • 題曰“春感”,亦詠元宵。
  • “鐵馬”,見前劉克莊《滿江紅》注。
  • “銀花”,見前辛棄疾《青玉案》注引蘇味道詩。“灑淚”兼用杜甫《春望》“感時花濺淚”意。
  • “愁城”,庾信《愁賦》:“攻許愁城終不破。”詳前薑夔《齊天樂》注。
  • 指蒙古的流行歌曲,鼓吹雜戲。周邦彥《西河》:“酒旗戲鼓甚處市。”“故國”,本意是“故都”,這裏兼說“故宮”,連下高台。《武林舊事》卷三:“禁中例觀潮於‘天開圖畫’,高台下瞰,如在指掌。”“輦下”,皇帝輦轂之下,京師的代稱,猶言都下。
  • 三句分說:宋亡以後臨安元宵節光景,自己避亂山中,宋室飄流海上,指帝昺遷厓山事。

沁園春 送春 春汝歸歟?風雨蔽江,煙塵暗天。況雁門阨塞,龍沙渺莽,東連吳會,西至秦川。芳草迷津,飛花擁道,小為蓬壺借百年。江南好,問夫君何事,不少留連。江南正是堪憐,但滿眼楊花化白氈。看兔葵燕麥,華清宮裏;蜂黃蝶粉,凝碧池邊。我已無家,君歸何裏,中路徘徊七寶鞭。風回處,寄一聲珍重,兩地潸然。

注釋

  • “雁門”,山名,亦關名,在山西省北部。“阨塞”,猶阻塞,梗塞不通。
  • “龍沙”,白龍堆沙漠,見前薑夔《翠樓吟》注。
  • “吳會”有兩說:一、秦會稽郡本包括吳地,其郡治在今蘇州。二、六朝時吳郡與會稽郡合稱“吳會”。以上兩說“會”均音“貴”。
  • “秦川”指今陝西一帶地麵。諸葛亮《隆中對》:“將軍身率益州之眾,以出秦川。”即由四川出陝西。《文選》卷九潘岳《西征賦》李善注引《三秦記》:“長安正南秦嶺,嶺根水流為秦川。”以上極言兵火亂離範圍之廣大,致春歸無路,也就是無處可歸。
  • 接著說:既然如此,這裏正好留連,像芳草飛花,蓬萊方壺般的神仙境界,少說也可以有一百年罷。指南渡以來迄宋亡,大家宴安享樂,全不警惕。
  • 三句說出本意,很明白。“夫君”,那人,“君”者尊稱。這裏指春而言。《楚辭·九歌·湘君》:“望夫君兮未來。”杜甫《絕句漫興》九首之七:“糝徑楊花鋪白氈。”糝,以米屑和羹。地麵微濕,楊花撒在上麵,像鋪條白的氈毯,是春盡光景。
  • “兔葵燕麥”用劉禹錫詩序,見中卷周邦彥《夜飛鵲》注。華清宮,在陝西臨潼。
  • 李商隱《酬崔八早梅有贈兼示之作》:“何處拂胸資蝶粉,幾時塗額藉蜂黃。”周邦彥《滿江紅》:“蝶粉蜂黃都退了。”這裏“蜂黃蝶粉”言春花零落,隻有蜂蝶留下的痕跡。“凝碧池”,在唐東都洛陽,與上對句“華清宮”,俱借唐喻宋。
  • “七寶”指何物,其說不一,以多種珍寶鑲嵌的,皆可稱“七寶”。“七寶鞭”言其貴重,也表出騎乘者的身份。“潸然”,下淚貌。雖無路可歸,然不得不去,亦唯有一聲珍重,兩地潸然而已。語意極悲。

蔣 捷 蔣捷,字勝欲,號竹山,陽羨(今屬江蘇)人。鹹淳十年(1274)進士。宋亡不仕。有《竹山詞》。燕歸梁

風蓮 我夢唐宮春晝遲,正舞到,曳裾時。翠雲隊仗絳霞衣,慢騰騰,手雙垂。忽然急鼓催將起,似彩鳳,亂驚飛。夢回不見萬瓊妃,見荷花,被風吹。

注釋

  • 雖題曰“風蓮”,非泛泛詠物,隻借以起興,卻不放在開首,放在結尾。兼詳下注。
  • 本篇主句。“唐宮”,詠古傷今,下所寫舞容,殆即“霓裳羽衣舞”。
  • 衣之前後皆可稱裾。“曳裾時”,指霓裳舞拍序以後始有舞態,詳下注。
  • “翠雲”、“絳霞”,指舞衣,又點綴荷葉荷花。
  • “大垂手”、“小垂手”皆舞中的名目。白居易《霓裳羽衣舞歌》:“中序擘騞初入拍……小垂手後柳無力,斜曳裾時雲欲生。”自注:“霓裳舞之初態。”“急鼓催將起”,似用“羯鼓催花”事,而意卻無關。此指“霓裳”至入破以後,節拍轉急。白詩所謂“繁音急節十二遍”,自注“霓裳破十二遍而終”是也。詞雲“似彩鳳,亂驚飛”,已大有《長恨歌》中所雲“漁陽鼙鼓動地來,驚破霓裳羽衣曲”的氣象。
  • “瓊”訓赤玉,可喻紅蓮。江妃,水仙也,可喻水上蓮。如周邦彥《側犯》“看步襪江妃照明鏡”,即以江妃詠蓮花。韓愈《辛卯年雪》:“從以萬玉妃。”此句字麵當本之,卻易雪為荷花,意指嬪嬙之屬,應上“唐宮”。
  • 題曰“風蓮”,借舞態作形容,比喻雖切當,卻不點破,直到結句方將“謎底”揭出。這樣似乎纖巧。然全篇托之於夢,夢見美人,醒見荷花,便繞了一個大彎。若見荷花而聯想美人原平常。今雲“春晝夢唐宮”,初未說見有“風蓮”也,若夢境之構成,非緣聯想;如何夢中美女的姿態和實境荷花的光景,處處相合呢?然則“見荷花被風吹”者,原為起興閑筆,這裏倒裝在後,改為以景結情,並非真的題目。詞以風蓮喻舞態,非以舞態喻風蓮也。文雖明快,意頗深隱,結構亦新。

王沂孫 王沂孫,字聖與,號碧山、中仙,會稽(今屬浙江)人。元至元中,為慶元路學正。有《花外集》,一名《碧山樂府》。 眉 嫵 新月 漸新痕懸柳,淡彩穿花,依約破初暝。便有團圓意,深深拜相逢誰在香徑。畫眉未穩,料素娥猶帶離恨。最堪愛一曲銀鉤小,寶簾掛秋冷。千古盈虧休問,歎謾磨玉斧,難補金鏡。太液池猶在,淒涼處何人重賦清景。故山夜永,試待他窺戶端正。看雲外山河,還老盡桂花影。 == 注釋 ==描寫初月光景。

  • 牛希濟《生查子》:“新月曲如眉,未有團圓意。”唐代婦女有拜新月的風俗。李端《拜新月》:“開簾見新月,便即下階拜。”鮑照《玩月城西門廨中》:“娟娟似蛾眉。”陳後主《有所思》三首之一:“初月似愁眉。”“素娥”,嫦娥。謝莊《月賦》:“集素娥於後庭。”本句言新月似嫦娥的眉痕。
  • 掛起簾子看月亮,以銀鉤比喻新月,意甚明顯。如司空圖《偶書》五首之三:“晚妝留拜月,卷上水精簾。”“寶簾”一作“寶奩”,“寶奩掛秋冷”,似稍費解。蓋謂新月一鉤,如圓的妝鏡掛起了鏡袱,露出一彎清光。《文選》卷三十鮑照《玩月城西門廨中》:“始見西南樓,纖纖如玉鉤。”李善注:“《西京雜記》:公孫乘《月賦》曰:‘隱圓岩而似鉤。’”彼賦意本是一輪明月,被圓形的山峰遮住,隻剩得一彎,故似鉤,正與本句引“寶奩”作為比喻相似。以團圓的鏡子與一鉤新月合寫,用意極細,引起下文“千古盈虧休問”和“太液池”等句(參看下注),蓋作“寶奩”者是,以義較晦,未用。
  • 《酉陽雜俎》卷一“天咫門”載:“鄭仁本表弟與一王秀才遊嵩山,遇見一人,言月乃七寶合成,有八萬二千戶修之,予即一數;因開襆(包袱)有斤鑿數事。”後來相承有修月之說。王安石《題扇》:“玉斧修成寶月圓,月邊仍有女乘鸞。”又南宋淳熙年間陳造有《問月樓賦》:“玉斧兮何用修,妖蟆兮胡此穴。”均在王此詞前。
  • 李賀《七夕》:“天上分金鏡,人間望玉鉤。”《武林舊事》卷七:“淳熙九年八月十五日……侍宴官曾覿,恭上《壺中天慢》一首雲:‘……何勞玉斧,金甌千古無缺。’上皇(高宗)曰:‘從來月詞不曾用金甌事,可謂新奇。’”按曾詞是應製體,作頌揚語,言本來無缺,故不須補;本詞借詠月寓懷,言既已缺了,就無法補,雖若相反,實是一意,至於“金甌”“金鏡”,不過字麵不同而已。
  • “太液池”,在漢長安建章宮北(見《史記·封禪書》),唐宮內亦有之;本是專名,亦得作宮苑池沼之通稱。這裏當為借古喻今。陳師道《後山詩話》:“太祖夜幸後池,對新月置酒。問當直學士為誰,曰:‘盧多遜。’召使賦詩,請韻,曰:‘些子兒。’其詩雲:‘太液池邊看月時,好風吹動萬年枝。誰家玉匣開新鏡,露出清光些子兒。’”本句詠新月,蓋與此事有關,否則似過於空泛。
  • “故山”,即“舊山”,見前薑夔《暗香》注。自本句起,直貫篇終。句意在等待月圓。“端正”,猶言齊齊整整,美麗之意,形容圓月。韓愈《和崔舍人詠月二十韻》:“三秋端正月,今夜出東溟。”“窺戶”,固指月而言,亦借人作比喻。如沈約《應王中丞思遠詠月》:“方暉竟戶入”,蘇軾《洞仙歌》:“一點明月窺人”,均是詠月。如薑夔《玲瓏四犯》:“有輕盈換馬,端正窺戶。”係指人,蓋用唐人《本事詩》崔護故事。這裏有雙層意義。以上片多說美人,下片如完全拋開,便成為兩截了。關合正在有意無意之間。此言故國河山,影在月中者,尚完整無缺也,承上“窺戶端正”,以結全篇之意。“桂花影”亦指圓月。《初學記》卷一引虞喜《安天論》曰:“俗傳月中仙人桂樹。今視其初生,見仙人之足,漸已成形,桂樹後生。”此說在《酉陽雜俎》吳剛伐桂事之前。末句一作“還老桂花舊影”,意更明顯。蘇軾《和黃秀才鑒空閣詩》:“桂容如水鑒,寫此山河影。”王十朋注引《酉陽雜俎》:“佛氏言,月中所有,乃大地山河影也。”(《古今事文類聚》前集卷二,引文同,唯“大”作“天”,殆誤。今本《雜俎》無此文。)

高陽台 和周草窗寄越中諸友韻 殘雪庭陰,輕寒簾影,霏霏玉管春葭。小帖金泥,不知春在誰家。相思一夜窗前夢,奈個人水隔天遮。但淒然,滿樹幽香,滿地橫斜。江南自是離愁苦,況遊驄古道,歸雁平沙。怎得銀箋,殷勤與說年華。如今處處生芳草,縱憑高不見天涯。更消他,幾度東風,幾度飛花。

注釋

  • 本篇立意和比喻,略同前錄劉辰翁《沁園春》送春詞,而風格迥異,可以比較觀之。
  • 古傳音樂的十二律應曆法的二十四氣。候氣之法,用玉律(或竹)十二,置密室中木案上,外高內低,將葭蘆的灰塞住律管的內端,案曆而候之,氣至者灰動。詳見《後漢書·律曆誌》“候氣”。如交立春節,太簇律管中的蘆灰即行飛散,《禮記·月令》所謂“孟春之月……律中大(太)簇”是也。杜甫《小至》:“吹葭六琯動浮灰。”這裏不過借用古典,說交春節罷了。
  • 《荊楚歲時記》:“立春之日,悉剪彩為燕戴之,帖‘宜春’二字。”又“春帖子”,亦名“宜春帖子”,多寫五七言詩句,或寫吉語。“金泥”,即“泥金”。李商隱《燕台詩·秋》:“越羅冷薄金泥重。”牛嶠《菩薩蠻》:“舞裙香暖金泥鳳。”李煜《臨江仙》:“畫簾珠箔,惆悵卷金泥。”言春非我春,本篇的主要句子。
  • “相思”以下至上片末,帶寫梅花,卻不說破。盧仝《有所思》:“相思一夜梅花發,忽到窗前疑是君。”史達祖《憶瑤姬》:“一夜相思玉樣人,但起來梅發窗前,哽咽疑是君。”亦用盧句。
  • 《詩·秦風·蒹葭》:“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“個人”,即“伊人”。此兼采詩中比興之義,意甚渾融。
  • 用林逋詩,切合梅花,見前薑夔《暗香》注。
  • “遊驄古道,歸雁平沙”,有北地風沙景象,當不是二帝北狩之舊恨,而是三宮降元之新愁。全篇以這幾句寓意為最顯明。
  • 其實像這樣的愁恨,文字本難表達的,卻說“怎得銀箋”,似乎文字可以傳情,隻差沒有潔白的箋紙而已。
  • 以下直說到春盡。淮南小山《招隱士》“王孫遊兮不歸”,即上文所雲“遊驄古道”;同篇“春草生兮萋萋”,即“如今處處生芳草”也。

張 炎 張炎(1248—?),字叔夏,號玉田、樂笑翁,原西秦人。張俊之孫。後住在臨安。宋亡,在四明(今寧波)設卜市,又曾往燕京。有《山中白雲詞》,論詞專著《詞源》。 高陽台 西湖春感 接葉巢鶯,平波卷絮,斷橋斜日歸船。能幾番遊,看花又是明年。東風且伴薔薇住,到薔薇春已堪憐。更淒然,萬綠西泠,一抹荒煙。當年燕子知何處,但苔深韋曲,草暗斜川。見說新愁,如今也到鷗邊。無心再續笙歌夢,掩重門淺醉閑眠。莫開簾,怕見飛花,怕聽啼鵑。

注釋

  • 杜甫《陪鄭廣文遊何將軍山林》十首之二:“接葉暗巢鶯。”“接葉”,葉子茂盛,互相接近。
  • “斷橋”,在杭州西湖白沙堤東,離城頗近,故曰“歸船”。《武林舊事》卷五“孤山路”條:“斷橋,又名段家橋,萬柳如雲,望如裙帶。”薔薇開在晚春。賈島《題興化園亭》:“薔薇花落秋風起。”杜牧《留贈》:“薔薇花謝即歸來。”“西泠”,在西湖白沙堤西。《武林舊事》卷五:“西陵橋,又名西林橋,又名西泠橋。”上片實寫西湖,光景宛然。“能幾番遊”雲雲,意甚哀愁,卻淡淡說出。“且伴薔薇住”是一折,“到薔薇春已堪憐”是一折,更何況“萬綠西泠,一抹荒煙”呢。正因以上含蓄頓挫得力,結語就格外顯得沉痛。
  • 以下三句說當時貴族的凋零。“燕子”用劉禹錫《烏衣巷》詩“舊時王謝堂前燕”意。
  • “韋曲”,在唐長安城南明德門外,韋後家在此。宋之問有《遊韋曲莊敘》,杜甫《奉陪鄭駙馬韋曲詩》二首之一:“韋曲花無賴。”又《贈韋七讚善》:“杜陵韋曲未央前。”其下自注引俚語“城南韋杜”雲雲。“斜川”在江西星子縣,陶潛有《遊斜川詩並序》。這裏用典借指西湖,與上用斷橋西泠等實在地名不同。“苔深”、“草暗”言勝地荒涼,無人遊賞。
  • “見說”猶“聽說”,以下至結尾皆指自己,卻用“見說”二字虛提一筆,托之他人口氣。
  • 鷗鳥忘機,本不知愁,聽說它如今也知道愁了,其意蓋自謂。
  • “淺醉”,不成醉。“閑眠”,未成眠。

念奴嬌

夜渡古黃河與沈堯道曾子敬同賦 揚舲萬裏,笑當年底事,中分南北。須信平生無夢到,卻向而今遊曆。老柳官河,斜陽古道,風定波猶直。野人驚問,泛槎何處狂客?迎麵落葉蕭蕭,水流沙共遠,都無行跡。衰草淒迷秋更綠,惟有閑鷗獨立。浪挾天浮,山邀雲去,銀浦橫空碧。扣舷歌斷,海蟾飛上孤白。

注釋

  • 原題《壺中天》,即《念奴嬌》。
  • 沈氏名欽。
  • “舲”,有窗的小船。《楚辭·涉江》:“乘舲船予上沅兮。”孔法生《征虜亭餞王少傅》:“若人鑒殆辱,解紱揚歸舲。”“底事”,何事,猶言“為什麽”。《文選》卷十二郭璞《江賦》李善注引《吳錄》:“魏文帝臨江歎曰:天所以隔南北也。”本指長江而言,這裏或借指黃河。
  • 《孝經援神契》:“河者水之伯,上應天漢。”張華《博物誌》:“舊說天河與海相通。近有人居海渚者,年年八月,有浮槎來甚大,往反不失期。此人乃立於槎上,多齎糧,乘槎去。忽不覺晝夜,奄至一處,有城郭舍屋,望室中多見織婦。見一丈人牽牛渚次飲之。驚問此人何由至此,此人即問此為何處。答曰:‘君可詣蜀問嚴君平。’此人還問君平。君平曰:‘某月日有客星犯牽牛。’即此人到天河也。”(俱《初學記》卷六引。今本《博物誌》卷十,文字較詳。)又《太平禦覽》卷八引《集林》:“昔有一人尋河源,見婦人浣紗,以問之,曰:‘此天河也。’乃與一石而歸。問嚴君平,雲:‘此織女支機石也。’”當是同一故事的另一傳說,或較後起。作者夜渡黃河,以乘槎客自比,而以野人比牽牛,不涉織女,但與“河源”雲雲亦似有關,故兩引之。“槎”亦寫作“查”,栰(筏)也,即木排、竹排。古亦稱“桴”。《論語·公冶長》馬融注:“桴,編竹木,大者曰栰,小者曰桴。”“綠”,黃綠色。古詩:“秋草萋已綠。”謝朓《酬王晉安》:“春草秋更綠。”周邦彥《蕙蘭芳引》:“霜草未衰更綠。”“更綠”者,還有些綠意。
  • “銀浦”,銀漢,即天河也。李賀《天上謠》:“銀浦流雲學水聲。
  • 蘇軾《赤壁賦》:“扣舷而歌之。”舊說月中有蟾蜍,且傳為嫦娥所化。如《後漢書·天文誌》注引張衡《靈憲》:“姮娥遂托身於月,是謂蟾蠩(蜍)。”“蟾”、“兔”俱可作為月的代稱。“海蟾”即海月。“飛”字狀月的移動。顏延年《為織女贈牽牛》“姮娥棲飛月”,李白《渡荊門送別》“月下飛天鏡”。“孤白”為月的形況。王禹偁《再泛吳江》:“隨船曉月孤輪白。”本篇題為“夜渡黃河”,所寫海月飛上,當亦是下半夜光景。

解連環 孤雁 楚江空晚,悵離群萬裏,恍然驚散。自顧影欲下寒塘,正沙淨草枯,水平天遠。寫不成書,隻寄得相思一點。料因循誤了,殘氈擁雪,故人心眼。誰憐旅愁荏苒。謾長門夜悄,錦箏彈怨。想伴侶猶宿蘆花,也曾念春前,去程應轉。暮雨相呼,怕驀地玉關重見。未羞他雙燕歸來,畫簾半卷。

注釋

  • 雁南飛,舊傳在彭蠡,衡陽等處,皆春秋時楚地。
  • “離群”,見《禮記·檀弓》。崔塗《孤雁》二首之一:“如何萬裏計,隻在一枝蘆”。
  • 杜甫《和裴迪登新津寺寄王侍郎》:“鳥影度寒塘。”劉長卿《宿懷仁縣南湖》:“寒塘起孤雁。”崔塗《孤雁》二首之二:“寒塘欲下遲。”本句合用雁行排字與雁足捎書二意。既不能排成雁字,隻憑孤雁傳書,引起下文“因循誤了”意。“雁字”見中卷李清照《一剪梅》注。
  • “帛書係雁足”,蘇武以此得歸;又“武臥齧雪與氈毛並咽之”,並見《漢書·蘇武傳》。“殘氈擁雪,故人心眼”,即從蘇武留胡時設想,意謂一雁孤飛,音信難憑,致誤了久困在胡地之故人的凝盼,亦有愧對之意。王勃《九日懷封元寂》:“九秋良會少,千裏故人稀。今日龍山外,當憶雁書歸。”詞意亦近之。
  • “旅愁荏苒”,承上。“荏苒”,亦有遷延耽擱之意。
  • “長門”,宮名,借陳皇後事,言宮怨,又一哀愁境界。杜牧《早雁》:“長門燈暗數聲來。
  • “錦”者,美麗的形容,銀箏猶言錦瑟也,箏柱斜列如雁行,稱雁箏。貫休詩:“刻成箏柱雁相挨”(《全唐詩》卷八三七錄其斷句)。錢起《歸雁》:“二十五弦彈夜月,不勝清怨卻飛來。”瑟二十五弦;箏,傳說破瑟為二,十二弦或十三弦。箏亦瑟類。桓伊撫箏歌“怨詩”,見前葉夢得《八聲甘州》注。
  • 陸遊《聞新雁有感》:“新雁南來片影孤,冷雲深處宿菰蘆。”當指雁回到北方。《禮記·月令》:“季冬之月……雁北鄉(向)。”即所謂“春前”。前注引崔塗《孤雁》二首之二,其上句為:“暮雨相呼失。”《詩詞曲語辭匯釋》卷五:“怕……猶雲如其也;倘也。……怕驀地雲雲,言倘忽然重見舊時伴侶也。”上書續雲:“舊侶重逢,孤雁不孤,則何羞於雙燕矣。”以雙燕反結孤雁,章法正和前錄史達祖詞以“畫欄獨憑”反結雙燕相同。史梅溪詞《雙雙燕》為詠物之正格。本篇詠孤雁自來亦很有名,人稱之為“張孤雁”,除描摹姿態、用典貼切、與史詞相似外,兼多家國身世之感,寫法在同異之間。

汪元量 汪元量,字大有,號水雲,錢塘(今杭州)人。度宗時,為宋宮廷琴師。宋亡,隨恭帝與全太後等北去。後為道士,歸杭州。有《水雲詞》。 鶯啼序 重過金陵 金陵故都最好,有朱樓迢遞。嗟倦客又此憑高,檻外已少佳致。更落盡梨花,飛盡楊花,春也成憔悴。問青山,三國英雄,六朝奇偉?麥甸葵丘,荒台敗壘,鹿豕銜枯薺。正潮打孤城,寂寞斜陽影裏。聽樓頭哀笳怨角,未把酒愁心先醉。漸夜深,月滿秦淮,煙籠寒水。 淒淒慘慘,冷冷清清,燈火渡頭市。慨商女不知興廢,隔江猶唱庭花,餘音亹亹。傷心千古,淚痕如洗。烏衣巷口青蕪路,認依稀王謝舊鄰裏。臨春結綺,可憐紅粉成灰,蕭索白楊風起。因思疇昔,鐵索千尋,謾沉江底。揮羽扇障西塵,便好角巾私第。清談到底成何事?回首新亭,風景今如此。楚囚對泣何時已,歎人間今古真兒戲。東風歲歲還來,吹入鍾山,幾重蒼翠。

注釋

  • 謝朓《隋王鼓吹曲》十首之四《入朝曲》:“江南佳麗地,金陵帝王州。逶迤帶綠水,迢遞起朱樓。”李白《金陵》三首之三:“當時百萬戶,夾道起朱樓。”王勃《滕王閣》:“閣中帝子今何在,檻外長江空自流。”杜甫《曲江對酒》:“桃花細逐楊花落”,一本作“桃花欲共梨花落”。鄭穀《下第退居》二首之一:“落盡梨花春又了”,與詞意亦近。
  • “葵丘”,言廢墟,丘陵之上都長了葵麥,泛稱,非專指。“兔葵燕麥,動搖春風”,見劉禹錫《再遊玄都觀詩引》。
  • 許渾《姑蘇懷古》:“荒台麋鹿爭新草”,又《淩歊台詩》:“行殿有基荒薺合”。此蓋合用許句。原典出《史記·淮南王安傳》載伍被言:“臣聞子胥諫吳王,吳王不用,乃曰:臣今見麋鹿遊姑蘇之台也。”這裏借姑蘇以喻金陵。“鹿豕”連用,見《孟子·盡心上》。
  • 劉禹錫《金陵五題》之一《石頭城》:“山圍故國周遭在,潮打空城寂寞回。”“斜陽”,亦用劉《烏衣巷》詩:“烏衣巷口夕陽斜。”杜牧《泊秦淮》:“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
  • 李清照《聲聲慢》:“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。”

周邦彥《夜遊宮》:“看黃昏,燈火市。”又《西河·詠金陵》:“酒旗戲鼓甚處市。” 見中卷王安石《桂枝香》注。“亹亹”(wěi),《世說新語·賞譽》:“謝太傅未冠始出,西詣王長史(濛),清言良久。去後,苟子(修)問曰:‘向客何如尊?’長史曰:‘向客亹亹,為來逼人。’”這裏“亹亹”用法略同,久而未止貌,亦猶《赤壁賦》雲“餘音嫋嫋”。“亹亹”本訓進貌,有前進勉力之義,如《詩·大雅·文王》:“亹亹文王”。劉禹錫《金陵五題》之二《烏衣巷》:“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”周邦彥《西河》:“想依稀王謝鄰裏。”劉禹錫《金陵五題》之三《台城》:“結綺臨春事最奢”,蘇軾《次韻楊公濟梅花》十首之四:“臨春結綺荒荊棘。”結綺閣、臨春閣,皆陳後主妃張麗華所居宮名,見《南史·後妃傳》及小說《隋遺錄》。白居易《和關盼盼感事詩》:“見說白楊堪作柱,爭教紅粉不成灰。”劉禹錫《西塞山懷古》:“千尋鐵鎖沉江底”。東吳用鐵鎖橫江以為階守,晉人用火燒斷,事見《晉書·王濬傳》。“鐵鎖”即“鐵索”。兩句均晉王導事。《世說新語·輕詆》:“庾公(亮)權重,足傾王公(導)。庾在石頭,王在冶城。坐大風揚塵,王以扇拂塵曰:‘元規塵汙人。’”又《雅量》載庾有東下意,王曰:“若其欲來,吾角巾徑還烏衣,何所稍嚴。”此亦係借用,言西氛雖惡,卻不設防備。《晉書·王衍傳》:“終日清談。”又說王衍“妙善玄言,惟談老莊為事”。《世說新語·言語》:“過江諸人,每至美日,輒相邀新亭,藉卉飲宴。周侯()中坐而歎曰:‘風景不殊,正自有山河之異。’皆相視流淚。惟王丞相(導)愀然變色曰:‘當共戮力王室,克複神州,何至作楚囚相對。’”楚囚指楚鍾儀被囚在晉國,見《左傳·成公九年》。雖泛言今古,意以六朝喻南宋,謂南渡政局真如兒戲。“鍾山”,在南京東北,一名蔣山,又名紫金山。按全篇多用典故平鋪直敘,而借古傷今,意甚明白,語亦妥貼。此長調之近於賦體者。

水龍吟 淮河舟中夜聞宮人琴聲 鼓鞞驚破霓裳,海棠亭北多風雨。歌闌酒罷,玉啼金泣,此行良苦。駝背模糊,馬頭匼匝,朝朝暮暮。自都門燕別,龍艘錦纜,空載得,春歸去。目斷東南半壁,悵長淮已非吾土。受降城下,草如霜白,淒涼酸楚。粉陣紅圍,夜深人靜,誰賓誰主,對漁燈一點,羈愁一搦,譜琴中語。

注釋

  • 宋德祐二年(1276)五月,作者《湖州歌》詩曰:“絲雨綿雲五月寒,淮堧遺老笑儒冠。”白居易《長恨歌》:“漁陽鼙鼓動地來,驚破霓裳羽衣曲。”“鞞”,小鼓,先擊之以應大鼓,亦名“應鼓”,見《初學記》卷十六。
  • 惠洪《冷齋夜話》引《太真外傳》:“上皇登沉香亭詔太真妃子,妃子時卯醉未醒,命力士從侍兒扶掖而至。妃子醉顏殘妝,鬢亂釵橫,不能再拜。上皇笑曰:‘豈是妃子醉,真海棠睡未足耳。’”“海棠亭”即指沉香亭。李白《清平調》:“沉香亭北倚闌幹。”《白氏六帖》卷十九:“魏甄後麵白,淚雙垂如玉箸。”李白《代贈遠》:“啼流玉筯盡,坐恨金閨切。”韓愈、孟郊《城南聯句》:“寶唾拾未盡,玉啼墮猶鎗。”(“鎗”,chēng,庚韻。)李賀《金銅仙人辭漢歌序》:“仙人臨載,乃潸然泣下。”金人滴淚,故曰“金泣”。與上“玉啼”,並指宋嬪禦宮人等,非泛語也。
  • 三句指宋宮人隨元軍北去。杜甫《送蔡希曾還隴右》:“馬頭金匼匝,駝背錦模糊。”錢《箋》:“匼匝,周繞貌。”這裏寫蒙古軍容之盛,承上“此行良苦”來,言以後將過這樣的生活,其實那時是乘船北去的,如本篇題與下文所記。
  • 德祐二年六月,元伯顏入臨安,以宋帝、後妃等並宮女三千餘人北去。
  • “已非吾土”,用王粲《登樓賦》“雖信美而非吾土兮”意。本句及下句,文意當指夏貴於其年二月,以淮西降元事。
  • 李益《夜上受降城聞笛》:“受降城外月如霜。”這裏借用“受降”字麵,非北方之受降城。但淮上在南宋已是邊塞,意固相通。
  • 作者《邳州》詩:“美人十十船中坐,猶把金猊炷好香。”“一搦”,一把。李百藥《少年行》:“一搦掌中腰。”這裏仍就宮人方麵說。下句“譜琴中語”,亦即題中所謂“夜聞宮人琴聲”。